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毕业典礼应按常规戒奢侈务实效

2018-7-2 09:54:4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卞广春 选稿:桑怡

  6月29日,江苏省苏州市某小学校举行2018届小学生毕业典礼。300多名小学生身穿“小博士服”参加毕业仪式,成为他们人生中第一次毕业纪念。身着“小博士服”的孩子们将帽子抛向空中,庆祝毕业。(7月1日视觉中国)

  网上搜索得知,不是博士生穿博士服拍毕业照,苏州市某小学不是首创。早在2011年,青岛某实验小学的毕业典礼上,学生身披博士服,手拿证书,参加毕业典礼,拍毕业照;2015年,苏州市也有不少小学让毕业生穿上“学士服”进行庆祝并以示鼓励,其他地方甚至有连幼儿园毕业的娃娃,也穿上了“博士服”。博士服低龄化之风,劳民伤财,该刹!

  毕业,是个很仪式化的事情。所谓仪式化,某种意义上是区别常态化、普通性存在的特殊化。对特殊化,不论是非功过,都来上一棍子,可能让人不太高兴。可是,为了追求个性化、特殊化,把本不属于本年龄段或本学校、本班级使用的仪式性服装、形式等,移花接木,强拉硬扯过来,固然有些新鲜,却很难避免不伦不类,故弄玄虚之嫌。

  博士服,是学生获得博士学位后,在毕业典礼上穿着的礼服。博士服起源于中世纪欧洲教士的服装。博士服一般由长袍、方帽和头巾三个部分组成。其样式、装饰物、颜色和含义在不同国家有不同解释。本世纪初,国外的学位服分成以欧洲的意大利、英国为代表的“欧派”,和以美国为代表的“美派”。所以,我国的方帽长袍学位服是个舶来品。1994年,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审定通过了新中国自己的学位服样式,向全国学位授予单位推荐使用。

  幼儿园孩子离园,小学生、初中生毕业离校时,让他们穿博士服参加毕业典礼,看起来很精神、炫目,也很有个性化,实际上,如同给小娃娃办结婚典礼一样,很搞笑,也很突兀、虚空。这反映学校和教师在组织毕业典礼问题上,缺乏组织性、严肃性,而且,说得不好听一些,这样的个性化毕业典礼不是别出心裁,而是黔驴技穷、缺乏创新意识的表现。

  从家长角度看,博士服低龄化就是劳民伤财。这此所谓的博士服,不是学校给毕业离校学生的临时道具,而是通过网上购买,最终由家长埋单的一笔额外支出。钱多少不重要,加大家长的负担,会有损幼儿园或学校的声誉,还涉嫌借机敛财,出不该出的风头。

  在政府严格约束行政支出,禁止奢侈浪费的时候,在各地提倡民间节俭罗事,杜绝大操大办的时候,低年级学校操办学生的毕业典礼,也应该按常规、戒奢侈、务实效。一方面,处于懵懂中的孩子不了解博士服,穿博士服甚至让他们觉得受累,家长也会因为没有什么意义要多承担一笔支出;另一方面,错位做法,扯大旗助威,不伦不类。他们在未来该穿博士服的时候穿上博士服,对博士身份才会多一些惊喜,对知识及其知识运用多些神圣与靠谱。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