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尴尬的改厕,僵化的行政思维

2018-6-24 10:03:46

来源:东方网 作者:黄齐超 选稿:桑怡

  记者调查发现,中央高度重视并不断出台相关方案及措施的农村改厕,在一些地方却“变了味儿”,出现了半吊子的“尬厕”——没墙、没顶,只有个蹲便器。房前屋后、乡间路边、山坡沟里……没有围墙、没有顶棚、裸露在外的蹲便器随处可见。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是山西娄烦县2016年一些农村改厕后的厕所。(6月23日新华网)

  厕所虽小,但它却是折射卫生、文明状况的一滴水。所以,农村能否用得上清洁卫生的厕所,也牵挂着党和政府的心。近几年,国家出台政策,加大扶持力度,支持农村旱厕改造。然而,在山西娄烦县的一些农村,却出现了令人尴尬的改厕“后遗症”。改厕的善政非但没有发挥积极效应,反而让村民如厕更麻烦。

  我们先来看看娄烦县一些农村改厕后的尴尬厕所吧:没有围墙、没有顶棚、裸露在外的蹲便器,这样的厕所,谁敢不顾丑、不遮羞地蹲下来方便?我家村常住人口30多个人,新建了40多个“厕所”,这不是严重的比例失衡吗?拆旧未建新,如厕“打游击”,村民沦为无厕所可上的地步。

  为何会出现如此尴尬、如此荒唐的厕所改造?当地政府解释称,建好一个厕所不到3000元,改厕资金由市县两级财政各出1000元,剩余部分由村民筹集。市级财政能保证,但县级财力捉襟见肘,所以厕所只建成了地面部分,围墙和顶子需要村民自己负担。这样的解释看似合理,可新的问题又来了:当初这项政策出台前,县市两级为何没有就资金问题协调、规划好呢?人口与厕所的比例失衡,修建、改造厕所的数量缺乏科学性和严禁性。再者,宣传改厕时,资金分配没有对群众解释清楚。

  娄烦县一些农村的改厕尴尬,表明了基层政府僵化的行政思维。农村改厕是系统工程,需要各方的共同努力,协调改建,精心筹划。可是,2016年的这次娄烦县改厕,表现出的却是各自为政的僵化思维:比如,市级财政承担蹲便器,蹲便器安装后,就不考虑后续的其他配套资金;比如,县级财政无力承担改厕资金,为何当初没有陈述困难?再比如,未修建新厕所,就统一拆掉旧厕所,这显然没有顾及到村民的实际需求。

  政府倡导“厕所革命”,让群众用上了卫生的厕所,这也是贴心的精准扶贫。然而,由于基层政府的思维僵化,娄烦县部分农村的厕所改造成了“半拉子”,真的需要好好反思。目前,当地政府应急老百姓所之所急,想方设法完成厕所改造,让村民能安安心心地上厕所。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