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奇葩书名也是一种病,得赶紧治

2018-6-16 10:50:4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魁兴 选稿:桑怡

  又长又造作的“鸡汤体”书名两年前开始流行,爱、孤独、遇见、牵手……一夜之间变成图书封面上的高频词。最近记者到书店进行了一番探访,发现这类书不仅未见减少,反而愈加“繁盛”,完全是傍上经典名家死不撒手的节奏。沈从文、丰子恺、朱光潜、汪曾祺等名家经典,重新包装换上“鸡汤体”书名。在国外逛书店,很少发现针对名家名作随意乱取名博读者的行为,“这叫向资本低头。”还有的读者发出告诫:“你们能不能别这么糟蹋经典,千万别因为书名错过沈从文先生的细腻与真诚。”(6月15日《北京日报》)

  在图书市场中,书名非常重要,这是毋庸置疑的。特别是在买方市场的今天,你卖的书书名不吸引眼球,作者又不是当红名人,那书就等于被枪毙了,除了作者偶尔拿出来秀一秀外,就几乎没有市场了。十多年前作者和出版社就知道图书营销的重要性了。说起起书名或“奇葩书名”,我想应该提一下毕淑敏和她的《拯救乳房》。小说原名为《癌症小组》,虽然很贴切,但中规中矩,不响亮也不吸引眼球也是事实。而《拯救乳房》,不仅响亮而且更贴切,而且更为准确。毫无疑问,《拯救乳房》肯定要比《癌症小组》更好更有市场。

  书应该起个好名,但不能矫枉过正,更不能另类奇葩。你能从《你要做的,不过是发现生活之美》想到朱光潜的《美学散步》吗?你看看《我们相爱一生,一生还是太短》《想牵着你的手,在青山绿水间》《我只爱过一个正当年龄的你》《遇见你之前,我以为我受得了寂寞》《遇见许多人,都不及你好》《我就这样一面看水,一面想你》……谁能从这些书名联想到沈从文?更有奇葩的书,你能从《一百零五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孤岛生活》想到什么?肯定是黄色的新闻,谁也想不到这是我国名著《水浒传》的英文版书名吧?现在的书名真够奇葩的,都成骇人听闻的“标题党”了。这样的书能打开市场销路吗?恐怕会适得其反吧。

  起书名本来应该是很重要的一项工作,甚至是一门学问,但从这些“奇葩书名”看,不仅达不到营销的目的,还显出非常的没有文化。比如,《三角裤超人挫败屁屁裤教授的阴谋》、《所有年轻人都将在黎明前死去》、《如何处理仇人的骨灰》、《单身太久会被杀掉的》、《怎样征服美丽少女》、《怎样打孩子》、《“杀死”老板的101种方法》……看看这些摸不着头脑的书名,你能有购买欲望吗?这些书名是够吸引眼球,是够雷人,但你能从书名看出书的一点端倪吗?诚然,现在是互联网时代,人人都可能圆了作家梦,然而,我怎么看这些有“奇葩书名”的书都像出自是没有文化的“大老粗”之手!

  我想无论是作者还是出版社都应该明白一个道理,出书是为了给读者看的,不是为了雷人,弄个“奇葩书名”,不只是显得没有文化,更主要的是伤害到图书应有的价值。图书营销必须适度适当,过度失当就可能适得其反。曾经有过这么一本书,书名叫《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从书名看你会云里雾里,不知道作者在说什么。实际上这本书记录的是二次世界大战、阿富汗战争、苏联解体、切尔诺贝利事故等人类历史上重大的事件,其作者S.A.阿列克谢耶维奇也是近年来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这么重大而严肃的题材,竟弄一个儿戏般的书名,好像作者和出版社不想让你看书似的,那作者还写它干嘛?

  书名犹如如书的眼睛,好的书名能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而坏的书名就是在败坏书的本身,甚至能败坏作者的声誉。书名应有美学追求。书名本来就非常重要,甚至书名就是一本书成功的一半,起个锦上添花的书名很重要。《球形的荒野》是一本好书,在日本被拍成电影,还获过各种奖项,是本当之无愧的畅销书。中文版还叫《球形的荒野》,结果销量惨淡。几年再出版,改书名为《一个背叛日本的日本人》,结果上市当周就上了畅销榜。起个好书名有很多讲究,书名不是越长越好,更不是越鸡汤越好,而是越有文化越吸引读者越好。奇葩书名也是一种病,得赶紧治疗啊,一本书不能被一个奇葩书名毁掉。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