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世界杯来了,能否放个“看球假”?

2018-6-14 14:25:45

来源:东方网 作者:郭雪岩 选稿:桑怡

  世界杯要来了,别人家的公司又来“虐心”了!”6月11日,重庆一家公司出台的“世界杯期间,推迟1小时上班”的通知,让朋友圈彻底炸开了,大家纷纷转载并大呼“别人家的公司,从来没让我们失望过!”看球熬夜身体不好想请假?一起来看看如何把“请假”说出口。(6月13日《搜狐新闻》)

  世界杯来了,如何把“请假”说出口?很多球迷是这样说的:我想请几天假;恐怕我今天没办法来上班了;不知道我明天可不可以稍微晚一点来。还有请病假的:我不太舒服;我得了重感冒;我牙疼得厉害;我想把周二的班和你周五的班换一下,可以吗?

  世界杯来了,铁杆球迷陈先生在朋友圈更新的最新状态是“恨不得自己大病一场,舒舒服服地在家把球赛看完”。有多少球迷有陈先生这样的想法?这段时又到了“看球神器”重出江湖的时刻,朋友圈里、网上兜售万能病假条的信息多了起来。

  万能病假条被球迷称之为“看球神器”,想舒舒服服的看场世界杯,只要自己愿意花钱,就能达到目的。据说,这张病假条还不便宜,单张的要150元,全套的要1000多元,价格不菲依然有人购买,为的就是能饱尝世界杯盛宴。

  对于这样任性的“装病看球”,很多人都在从两个角度谴责。一个角度是法律角度,说“装病看球”属于违法行为,因为疾病是假的,病假条是假的,出售病假条的和“装病看球”的都违法了。一个角度是诚信角度,认为这是一种欺骗行为,是需要遭受良心谴责的。

  的确,从以上角度审视“装病看球”怎么也让人高兴不起来,我们的社会咋就沦落到了这种境地?笔者不想为“装病看球”的人推脱责任,我也不是什么球迷,即使有时间看球也不会“醉生梦死”。只是,我自己不喜欢看球,却也尊重他人疯狂看球的诉求。

  我们已经进入一个全民休闲时代,国家法律也主张人们“更加有兴趣的休闲”。那么,我们是不是能坦然宽容“装病看球”?其实,我们没有必要纠结于“装病看球”的性质,倒是应该为这种“看球兴致”做些事情。前一次世界杯的时候,上海一家大型企业事前一个月就发出了通知:单位员工如有需要看球的,请提前请假告知,我们单位推出“带薪看球假”,没有必要遮遮掩掩。结果是单位里的十分之一的员工请假看球去了。单位依据剩余的人员调整了工作方式。也没有因此影响工作,倒是吸引了员工的更大认真工作的回报。

  这家私营企业的“带薪看球”是人性化的安排。笔者更希望的是,这样的“看球假”能被我们的休假制度所包容。这无论对于单位还是对于球迷来说都是好事情。就像一位球迷所说:看球的习惯从大学时就养成了,这些年一直没变过,年纪大了,精力跟不上年轻时了,熬个夜要3天才能回魂,看球压力越来越大。

  休闲时代,我们更应该宽容一些个性化的假期,比如可以有“看球假”、“看孩子假”、“看爹妈假”等等,只要合理安排工作,就能确保工作顺利。假期制度应有灵活多样的“看球假”。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