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保护文化和自然遗产乃是敬畏历史

2018-6-7 14:22:36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略作回眸:2005年11月初,河南省决定将每年11月份的最后一个双休日定为“河南文化遗产日”,届时,“九朝古都”洛阳等6个城市的70处景点免费开放两日,它为世人提供了一个精神和文化寻根的入口通道,受到舆情的一片赞誉。2006年1月9日《人民日报》载,国家文物局决定从2006年起,每年6月第二个星期六为“中国文化遗产日”;去年,国务院将它重新调整为“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今年6月9日(星期六)我国第十三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在即,纸媒、网络早已对相关内容作了连篇累牍的报道。如仅是《新民晚报》6月6日,就大篇幅报道了“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全市97处文物建筑(会审公廨旧址、德莱蒙德住宅等)免费开放参观,800项活动让非遗回到民间。

  我国幅员广大、历史悠久,尽管漫漫岁月侵蚀,城乡各地依然保存着大量的历史建筑、历史街区和古镇古村。大江南北,氤氲着或婉约或豪迈、或粗犷或优雅的华夏儿女,传承着多元的地域民俗,在星罗棋布的城镇中穿梭,细数那些人事、风物,揭开隐藏其间的文化脉络。那些不起眼的胡同弄堂,也许存留着质朴鲜活的市井习气;街头巷尾的地方小吃,也会蕴含着人们筚路蓝缕的生存智慧;即便是那些古城遗迹、断垣残壁,至今还是存在着挥之不去的斑驳记忆,值得世人永久地细品。

  毋庸讳言,我国文化和自然遗产的保护工作起步较晚,但在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重视下,经过各民族的共同努力,取得了世界公认的非凡实绩。2011年,我国颁布了《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它标志着这一保护业已上升为国家意志。国务院已建立了9部委组成的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迄今,我国大体建立了动态性的四级非遗名录体系,将非遗从单项保护提升到与其依存的文化空间进行整体性保护,目前我国已设立了闽南文化、徽州文化、热贡文化等15个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诚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伊琳娜?博科娃在第四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上所表示:“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走在了世界前列”。然而,倘若冷静理智地评判我国的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工作,它仍存在着一些“短板”,面临着下阶段保护工作亟待解决的难题。譬如很多古建筑保存状况不容乐观,亟待抢救保护;不少地方真文物保护不力却大力兴建“假古董”,传承文化变成了以谋求政绩为目的的旅游开发和文化地产开发;地方一线工作者青黄不接,专业人才匮乏,甚至出现从事非遗保护工作者缺乏最基本的非遗知识的咄咄怪事;目前各高校几无开设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专业课程,培训呈现“空白”。

  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从诞生到发展,无论是兴衰还是荣辱,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都留存着自己的独特足迹,其物化形式便是文化和自然遗产。后人保护文化和自然遗产乃是敬畏历史。历史是有灵魂的。在一定意义上说,那些文化和自然遗产无疑是载附着历史的灵魂。它代表了城乡不同历史阶段的精神面貌和生存特点,乃至反映着各个历史时期的政治与居民的关联,蕴含着诸多的历史信息,堪称一个国家或民族发展的“化石”,它是不加粉饰的历史记忆,也是人们藉以确定自己身份的文化背景。正是基于这一理论的前提,1877年,英国在莫里斯的倡导下成立古建筑保护协会(简称SPAB),立即得到全世界各国的响应,从而拉开了现代社会古建筑保护运动的帷幕。《威尼斯宪章》作为一部古建筑保护法,首次明确:“保护一座古建筑,意味着适当地保护一个环境”。

  海德格尔曾在《人诗意地栖居》演讲中说:“栖居的基本特征就是保护,这种保护使得天、地、神、人四者归于一体,统一在整体的存在之中”。他特意指出:人类所要保护的是两种“物”——“生长的物”(自然生物)和“不生长的物”(古建筑物等文化遗产)。为了我国各民族能永远承载历史文化的记忆,我们真的亟需以一种“敬畏历史”的态度来尽快、尽好、尽多地保护好“生长的物”和“不生长的物”,遗泽后代子孙呵!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