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别让心碎母亲的公开信成为每个家庭的噩梦

2018-6-7 09:29:3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堂吉伟德 选稿:桑怡

  @张晓玲律师在微博发布了一篇长文《一个心碎母亲致所有高考考生公开信》,引发关注。信中讲述了原本成绩优秀的儿子,因沉溺“网游”导致高考失利,至今未曾走出阴影的经历。并对高考生们“喊话”,在你们人生最宝贵的学习阶段,请一定别让自己的人生成为游戏!每个被毁掉的孩子,都浸泡着家长的无奈。(6月6日《黑龙江晨报》)

  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他们不仅是祖国的未来,更是每个家庭的希望。但学习优秀的孩子因沉溺“网游”而高考失利,在人生最重要的阶段重重跌倒,无论是对于家庭还是孩子来说,都是无法承受的灾难。孩子毁了,家也就无法完整。可以想象的是,那位心碎的母亲的痛苦与艰难,她不但要接受孩子沉溺网游后的沉沦,更要面临未来如何走出去的复杂与曲折。

  能否走出高考失利的阴影并摆脱游戏成瘾的限制,谁都无法预料。2017年11月,世界卫生组织披露,将把游戏障碍(即通常所说的游戏成瘾)与合成毒品等一起,列入物质使用及成瘾行为障碍。游戏成瘾固然不像毒瘾那样难以摆脱,但其严重程度非个中人难以想见。因沉溺网络游戏而引发的悲剧,于现实而言可谓层出不穷。

  2005年11月14日,年仅16岁的少年胡彬服用农药不治死亡,胡彬在死前说的最后几句话是:“有妖怪过来了。杀光!杀光!”在病床上,孩子的手还在动,似乎还在打着游戏。一名19岁的少年为了要钱上网,不惜用铁锤砸死把他一手抚养成人的奶奶,并在奶奶没有了呼吸之后若无其事拿着钱去上网。儿子上网成僻不能自拔,父亲力劝,却引来父子反目。4天前,儿子离家出走以示“抗议”,父亲曾发誓要断绝父子关系。然而,“一股狠心一股痛心”。

  每一个案例的背后,都站着心碎而无奈的家长。温岭一名家长发表在《新华每日电讯》上的文章《被网游毁掉的孩子》所描绘的事实,成了无数家庭的噩梦与社会性灾难。很不幸,这位心碎的母亲遭遇了噩梦,成了网游毁掉的又一个鲜活的例子。只是对于大多数如同惊弓之鸟的家长们来说,如何避免被伤害的恐惧,如何让孩子不再被网游所伤害,如何给未来们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太需要一个明确而有效的答案了。

  我是位十三岁孩子的家长,同样被这样的现象所深深困扰。我深知,自己现在所采取的一切高压和严防的措施,到了明天可能完全失灵。现在孩子每天生活在我身边,还可以做到严密防控,但某一天他升入更高层级的学校和远离开我的管控后,我不知道他在新的环境下是否会跟网游亲密接触。若是整个环境得不到改变,外部的诱惑因子不消除,靠家长们的努力与孩子的自控,很难达到“防于川”的作用。看到身边的同事和朋友,因为孩子打游戏而不回家,拳脚相加而无济于事后,我陷入了深深的苦恼。

  我最近发现孩子出现了异常,放学后借口到同学家而去做作业的次数多了,以前不擅言谈的他提及游戏也口若悬河,甚至有一次他趁我把手机放在家充电的时机,放学后躲在厕所里偷偷玩了一个小时,直到我发现充了一天的手机居然只有三分之二的电量。劝导、讲理、威胁、哀求,我开始尝试所有的办法并将其发挥到极致,不过结果却并没有朝预期好转。如同那位力劝其子而无以奏效的父亲,面对孩子对网游兴趣的日渐深厚,以及谈及游戏场景时的滔滔不绝,我变得无比的焦虑与无助,谁来遏制这种下滑的趋势,谁来控制事态的蔓延?

  作为家长,我需要严密的技术防控,需要网络游戏提供商们履行责任,实名制登记也好,防沉迷系统运用也罢,及至效仿国外实行严重管,需要从保护未成年人和维护国家稳定安全的角度,要求游戏业者要强制执行游戏分级制度,切实履行好保护的责任。若没有刚性的措施,无数家庭的悲剧,无数监管文件的强调,无数中央级媒体的指责,都无以撼动根深蒂固的利益格局,让网游公司以牺牲自己财务报表来赢得国家未来,是当下亟待解决的课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