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偷摘杨梅”坠亡带来的警示

2018-6-6 08:44:26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萌 选稿:郁婷苈

   去年5月,年近60岁的吴某在广州某山村景区游玩时,爬上河道旁的杨梅树摘杨梅,由于树枝断裂,吴某从树上跌落死亡。随后,家属将景区管理方村委会告上法庭,索赔60余万元。近日,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吴某作为一名成年人,未经被告同意私自上树采摘杨梅,其应当预料到危险性,故其本身应当对自身损害承担责任。被告景区未告知危险,承担5%的责任,赔偿吴某亲属45096.17元。

  这是一起悲剧,是游玩变悲剧。死者家属状告的理由是,景区有确保游客安全的责任,这在有关法规中确有规定。但是,私自摘杨梅,说句不好听的,有“偷”的意味。所以,作为“山村景区”的主管单位——村委会虽然有责任,但责任多少是个问题。法院判决村委会担责5%,表明主要责任还在死者自身。这是死者家属不愿看到的,但也是不能回避的事实。

  由此想到另一件事。邻居在家门口种了棵杏树,今年丰收,枝条上挂满一串串杏,甚是喜人。但烦恼也来了,因为杏树靠近路边,某些人路过就“顺”走几个,更有甚者,干脆拿塑料袋“采摘”。可以想象邻居看到这种场景的愤怒,刚呵斥走这个偷杏的,一不留神,其他“顺手牵羊”的又来了。杏没有完全成熟,主人本不想摘,只好在树上挂出“已打农药”的牌子,却还是挡不出“馋虫”造访。最后,主人实在气不过,在半生不熟下,把杏全摘了……

  偷杏和偷摘杨梅致死案有什么关系?它们的类似处是,有的人看到果子(甭管谁种的),立刻有摘的冲动。挺大的人了,真不知道偷别人的果子不对吗?几个果子值不了多少钱,也未必有多好吃,但有的人恐怕就是想从偷摘、偷吃中获得“窃喜”,甚至还要发朋友圈,炫耀“野趣”。书上说“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某些人反其道而行之,真令人无语。

  这之中,还有破窗效应和从众心理。也就是,看到别人偷摘,禁不住效仿,遭呵斥还振振有词——别人做得,我为何做不得?理解了这一点,就不难理解,“河边杨梅树被游客攀爬采摘甚至哄抢多次发生”。如果有“禁摘,危险”的牌子,能避免某些人触犯吗?透过某些人“勇翻”野生动物园栅栏、“勇闯”未开放的山区,还真不好说。还想到,如果偷吃了标识打农药的果子出问题,偷吃者会不会状告树主人?树主人会不会喊冤?

  只能说,树立提示牌,采取预防措施,再出事故,经营者或主人可免除一部分责任。这看起来有点冷血,但不得不承认,在打官司时,证据就是一切,在担责与免责之间没法含糊。从法律和理论层面判断,很多东西能厘清。但生命只有一次,后悔药没有地方买。但愿,悲剧能让更多人警醒,对文明出游与“摘果子”有更多思考。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