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全民高考”背后的公平正义期待

2018-6-6 08:20:0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魁兴 选稿:郁婷苈

  一年一度的高考季又到了。据悉,今年全国高考报名考生人数达到975万人,比去年增加35万人,这说明全国高考人数有在增加了。尽管多年来人们就在高唱“条条道路通罗马”,但对绝大多数学生而言,高考不仅是一种制度安排,更是改变人生的一个重大途径;对社会而言,也是一个实现阶层流动的必然选择。因此,从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以来,高考不断升温,越来越引起社会各界的重视,说是“全民高考”一点也不为过。

  尽管高考制度,还存在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是谁也无法否认高考制度还是绝大多数学生改变人生实现阶层流动的重要甚至是唯一的通道,这是“全民高考”的根本原因。然而,“全民高考”并非好事,这说明在当今的社会,人们实现自身价值的渠道不多而且还不通畅,虽然有“高考已不再是独木桥”的说法,但是对于农村以及城市贫困家庭的子女来说,高考还是独木桥。再是,如今是知识经济的年代,有无知识往往决定你人生的轨迹,这也是“全民高考”的一个重要原因。

  其实,之所以有“全民高考”这样的“世界奇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很多人不得不对高考寄予公平正义的期待。

  记得有文章说,正常的社会流动,是社会充满生机和活力的源泉,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内在要求。特别是在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我国应进一步完善社会利益协调机制,不仅要保障失业人员、低收入者、进城农民工等底层人群的生存权利,更要为他们提供公平发展的机会,满足他们向“上”流动的发展诉求,建立公正、合理、开放的现代社会流动机制。

  然而,现实是底层人群越来越难以向“上”流动,因为一个谁也无法否认的贫富代际传承和固化趋势,使底层人群失去了向“上”流动的“资本”。成都市人事局曾经有一项调查很能说明问题,在目前的公务员队伍中,父母是“进城务工人员”的公务员比例最小,仅占2.8%,父母是“普通职工”的占26%,而父母是“公务员”的比例最高,达到33.3%。这个调查还忽视了最底层的农业劳动者家庭,其子女进入公务员队伍的比例恐怕要比2.8%还要小很多吧。

  实践证明,教育是底层人群摆脱贫困的关键,也是底层人群向“上”流动最重要的机制。在上个世纪80 年代和90 年代中期,一些底层家庭因为子女接受高等教育而实现了向“上”流动的梦想。虽然随着高校收费制度的改革,通过教育实现社会流动的成本高昂,而且大学毕业生就业越来越困难,但接受高等教育仍是向“上”流动的重要渠道。这也是“全民高考”最现实的依据。

  我们要建设的小康社会是全民社会,不是精英社会,是共同富裕,不是全国20%的人富裕,所以缩小贫富差距,化解代际传承危险已迫在眉睫。我以为,给底层人群向“上”流动一个制度性出口,是破解贫富差距代际传承的关键,也是建设和谐社会的重要举措。“全民高考”体现的是对公平正义的期待,更是对破解贫富差距代际传承的制度期待。底层人群向“上”流动是自身发展的合理诉求,也是建设和谐社会的应有之意。只有当制度设计足以实现阶层流动,“全民高考”才不会“如火如荼”。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