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保护视力也得从娃娃抓起

2018-5-31 14:47:59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每逢“六一”儿童节,纸媒、网络都会热议一些有关儿童的社会问题,诸如童装的样式、童书的质量、儿童的智力教育、儿童的营养品等等。我则关注起一则有关儿童视力问题。

  据《参考消息》报道:“近年中国儿童的近视率激增,已到了令人担忧的程度。在过去20年中,10%至20%的小学生患有近视”。“儿童和青少年面临着极端的学业压力。我们要求孩子取得好成绩,这意味着他们童年的大部分时光被关在室内。我们都知道,缺乏自然光会增加近视的风险。”

  应当承认,一个人的视力与父母遗传有一定的关联。但是,先天性近视毕竟是极少数,绝大多数儿童的近视是后天造成的。小学阶段,儿童近视的比例就在10%-20%之间,随着年龄的增长,用眼的频率趋高,患有近视者与日俱增,那是毋庸置疑的。有数据显示:“到了中学,这个比例上升到50%;而在大学,这个数字高达90%;中国20岁-30岁的年轻人中有20%患有高度近视,即近视度数高于800度,这个比例是全球平均水平的5倍。”(见2017.4.10《参考消息》)

  我国教育家陶行知说过:“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往往在儿童时代就养成,他们随心所欲,坏习惯由此不知不觉间形成。”用眼也是生活习惯的一个重要方面,这种习惯在儿童时代即显端倪。譬如看书,儿童自有好奇心,阅读图文并茂的童书似是一种天性,有的孩子竟可达到“贪婪”的程度。但是,除了“读什么”外,还有一个“怎么读”的问题。“怎么读”又话分两端:一是父母的引导和辅助,一是自身以什么姿势去读。时下,有些儿童看书不注意姿势,或躺着看,或近距离看,或长时间看,似乎一本书不看完不罢手。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儿童视力的损伤,而家长则轻忽之。更何况,电视、游戏机、爱派特过早过量地进入儿童生活,其视力每况愈下乃是势所难免。

  我记得,在小学年代读书期间,上午和下午都有课间眼保健操,这个规定一直延续到念初中。虽说没几分钟的保健,却也起到了息眼、按摩、恢复的功能。这一用眼卫生的制度还得在小学、初中阶段推广和坚持,以收“跬步千里”之效。

  当然,关心儿童和青少年的视力,亟待切实做到课业的减负。课业的负重和孩子的近视是成正比例的,或言之,现如今孩子们的视力问题与过于沉重的课业负担有一定的关联。前一段时间,河北的衡水中学一度成为教育界的新闻热点,原因是它培养出了应试能手、高考机器,虽说与社会素质教育主流理念相悖,却办得风生水起,据说“很成功”,浙江杭州、云南昆明、安徽合肥、江西南昌等地均有其“分号”开办。其实,这类学校,至多只能产出一些难堪大用的“斗筲之器”,但因此付出的代价却是极其昂贵——未来一代人的身体健康被摧残!据说,衡水中学学生的近视比例远高于平均值。说实在,我对这种以牺牲包括视力在内的健康获取“高学分”的做法是持质疑和反对态度的。

  我女儿定居法国巴黎,她的两个孩子正在读小学。学校几乎每个月都组织一次郊野活动,暑假还有夏令营。这一课外活动的方式,除了能让孩子们学到一些自然常识,还能愉悦心智,增进体魄,当然,在极目远眺间,也有助于孩子们的视力。倘咱也能效仿之,可谓积德之举呵!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