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有多少“被自愿”的入园捐赠费

2018-5-29 09:57:05

来源:东方网 作者:陈海荣 选稿:桑怡

  近年来,一些城市出现了家长被迫“自愿”交一定数额的捐赠费后,孩子才能入公办幼儿园的现象。这些捐赠费每年少则数千,多则数万,给幼儿家庭造成较大经济负担。而采访中,多位公办园园长则告诉记者,收取捐赠费本属无奈,如果能通过其他途径实现收支平衡、保证幼儿园的日常运营,她们也赞成取消捐赠费。(5月28日《半月谈》)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一些城市的公办幼儿园以入园名额“绑架”收取捐款费,少则一年四五千元,多则一次性要交两三万元以上,看似少有“被捉”之忧,但至少已引得坊间质疑频仍。国家发改委、教育部、财政部早在2011年印发的《幼儿园收费管理暂行办法》中就明确规定,幼儿园收费统一为保育教育费、住宿费,不得以任何名义向幼儿家长收取捐赠费等与入园挂钩的费用。那么,“被自愿”的捐赠费大行其道,某些幼儿园的“公办”成色损伤几何?

  交钱的“被自愿”,收钱的“不得已”。听起来,除了公办园学位的僧多粥少以致“一位难求”,某些公办园保教费收费长期偏低,远远低于实际办学成本,相当于是“亏本办学”,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以捐赠费来弥补资金缺口。比如,以重庆为例,公办一级幼儿园保教费的市政府指导价为400元/月,二级、三级公办园分别为300元/月和200元/月,各区县制定的具体收费标准不超过市政府指导价。而照此收费,很多公办园临聘的保育员和工勤人员,其工资等的自筹费用,就须得靠捐赠费来续上“无米之炊”。公办园的无奈未必是借口,但明显有违相关法规的“乱收费”,怎么说也不能听之任之,甚而成为“长久之计”。

  无论如何,公办幼儿园的“公办”二字,体现的是政府投入的公共服务,也是一项公众福利。在此当中,既然幼儿园保教费的政府指导价,已然明文规定其设定价格不得突破“天花板”,而当实际办园的各项支出,已经根本入不敷出、难以为继时,则要么审时度势,通过周密调查和广泛论证,重新作出合理调价,要么就需发挥政府担当,采取切实举措,着力解决现实的办园难题,使其既满足入园需求,又能确保提供一贯的优质教育。

  的确,“被自愿”的捐赠费有损“公办”园成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些地方和城市,一方面要维持公办幼儿园“收费低廉”的政绩亮色,一方面却又对“捐赠面前,人人平等”的入园潜规则长时间漠然置之,这即使称不得“打肿脸充胖子”,至少也表明了让公众福祉的“隐形缩水”。尤值一提的是,在某些收取捐赠费的地方,向来规定“幼儿园自留60%,其余40%上交上级教委统筹使用”,尽管就财务管理来说可谓“合规合法”,但也令人颇是担忧:要是这样的“利益均沾”渐渐上瘾,谁还愿意去主动而为地“吐出肥肉”?

  “捐赠费名不正、言不顺,不仅家长投诉多,说起来也不光彩,我们也不想收这笔钱啊!”众多处于收取“被自愿”捐赠费风口浪尖的公办幼儿园,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慨叹,说到底,也是不想被“筹米筹粮”占用去太多的教学心思与精力。换言之,循根究底,入园捐赠费的能否真正消失,一些教育专家已经给出了治本之策:各级政府必须加大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一方面增加公办幼儿园学位供给以缓解“入公办园难”,另一方面加大对公办园办学经费的保障力度。因此,讳言或躲闪于上述症结,纵然是闻风而至的“一罚了之”,恐怕也有“头痛医头”的流于形式之嫌。

  “被自愿”的入园捐赠费还有多少?只要敢于正视不足与问题,并真心实意地为人民谋幸福,要想翻出底牌和掌握内情,肯定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当然,对局部地区、一定范围的当政者而言,揭“公办”园的实际成色易,而要响亮承诺取消“被自愿”的捐赠费,提升民众的幸福指数,则是能力与智慧的又一种考验。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