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从小普及“友善”教育

2018-5-23 12:31:09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郁婷苈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个人层面,它有“友善”的道德要求。这种道德要求将是全民性的,不止是成年人的行为准则,未成年人也得接受这方面的教育和培养,从小养成与人为善、善待他人的习性。现行的小学生、初中生学习守则和学习内容已涉“友善”,这是值得称道的。

  人类自从有了文明进步的自身要求后,“友善”便是其重要的意涵之一,中外揆一。在古希腊和古罗马,亚里士多德有关友善的思想最具代表性,此外,苏格拉底、柏拉图、西塞罗等都讨论过友善的问题,比如苏格拉底曾说:“人们天性有友善的性情;他们彼此需要,彼此同情,为共同的利益而通力合作。”他是把“友善”和品德、智慧联系起来思考的。那么,我国传统文化呢,德治思想完全是从儒家的仁学理念中引申出来的,它以孝悌为核心,而孝悌又是“友善”的发端与出发点。孟子那句名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乃是体现了这种道德观念的推衍路数。

  值得一提的是,中华文明中道德构建的一贯思路是:注重人际关系,由血亲而推广到社会,由家族而扩展到国家与天下。而“友善”便是由家族亲情推广到国家与社会中去的一种道德范畴,它体现为一种为人之道。既然是为人之道,那么,它就得从小引导、教育和培养。俗话说:“根正叶茂”,唯有从小接受“友善”的道德滋养,接受“上善若水”的人生道德智慧,长大后才会把“友善”作为一种自觉的道德追求与行为,具备民族性格中友爱善良的品质特性。

  我们提倡从小普及“友善”教育,是因为在现实社会中,有些孩子的言行存在着诸多不友善的情形,如:唯我独尊,独来独往,常有童年版的“老子天下第一”;稍不遂意,出口骂人,动手打人;处理不好伙伴关系,要求他人多而不予自律;看不起逊于自己的人,无论是学分还是钱财;对弱者(如残疾人、拾荒者、乞丐)缺乏同情心,鄙视之;在校不尊重老师,在家不尊重家长,尤其不尊重祖辈;不懂得互助互爱,不愿意对有困难者伸出援助之手;缺失恻隐之心,幸灾乐祸;取笑他人的弱点(如生理缺陷),不以为耻反以为乐;虐待小动物,也是某些孩子的一种不友善行为。

  孩子们少不更事,他们在发育长身体的同时,也在长知识、长人性、长道德。某些不友善的现象,表现在孩子的身上,问题的症结则是在大人,大人们平时对孩子的“友善”引导、教育、培养没到位。在这方面,学校固然义不容辞,家长更是责无旁贷,无怪乎,当年鲁迅在发出“救救孩子”疾呼的同时,要严肃地提出“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的诘问。从当下社会大环境角度看,家长呕心沥血、煞费苦心地培养孩子成龙成凤,却把教育窄化为学知识,在物质上无限满足要求,在学业上百般苛责,在生活上极度照拂,而轻忽了对孩子品行方面的教育引导,在“过于关爱”与“友善教育”之间失去平衡,孩子品行方面的瑕疵由此而来。

  近读《家庭医生报》上一篇介绍德国人对孩子进行“友善”教育的文章,很受启迪,不妨录之:“家长们会定期带孩子到‘养老院’‘贫民区’去,鼓励孩子为老人洗衣服、打扫卫生,为生活相对贫困者购买礼物、接济食物等,以此引导孩子关注弱势群体、帮助弱小生命。大街小巷还有很多志愿者,他们引导、教育孩子帮助盲人过马路,为老人领路。有位8岁的小男孩将一位上门乞食的老者给赶走了,事后,男孩所在学校展开了一次大讨论,通过启发教育,使全体同学认识到:弱者也有尊严,关爱弱者是一个人、一个民族心地善良、心灵美好的体现。”——从小普及“友善”教育,培育的是孩子们的健康心灵,在某种意义上说,心灵健康重于身体健康,因为它彰显出的是人格和国格,是民族的精气神。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