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川航英雄机长怎么逃过自媒体的“浮夸创作”

2018-5-15 13:44:19

作者:曹林 选稿:桑怡

  航班在飞行中驾驶舱风挡玻璃突然破碎,驾驶舱失压,气温迅速降到零下40多度,仪器多数失灵,瞬间失压甚至一度将副驾驶吸出机外,机长刘传健凭着过硬的飞行技术和良好的心理素质,使飞机安全地紧急迫降。别说亲历了,即使看亲历者后续的描述,想象下当时的场景,都觉得后怕,继而对拯救了一机乘客生命的英雄机长充满敬意。

  但每次都这样,感动着,感动着,就被一些用力过猛的浮夸赞美弄得无感了,朴素的感动迅速被那种夸张的表情所透支。

  和菜头批评说:我觉得吧,川航8633的机组处置紧急情况得当,保全了旅客安全,这本身就已经很伟大,很值得赞美了。但有些人还觉得不够伟大似的,非要站出来用哽咽的声音、颤抖的嘴唇、泛红的双目加解说词:知道么?当时除了低温和大风,他们还得迎着刺眼的阳光......知道么?当时飞机的瞬间下降率达到了10000英尺/分钟,那是多少?那就是每秒51米呀......知道么?当时飞机在飞高高原航线,机组不能立即下降高度,生生在高飞行层坚持飞了10分钟呀,10分钟......我真不知道,机长副驾叫什么名字我都还不知道,搞的好像是驾驶舱里有一堆现场记者在报道似的。

  确实如此,当记者在煽情地解说“知道么”“知道么”时,公众最想知道的,当时机上有多少人,机长采取了哪些行动,玻璃怎么会突然破碎,以前其他飞机有没有过类似的问题,之类,不知道。

  这还算好的,起码还尽可能接近信息源,告诉你一些相关信息,一些自媒体提供了任何一点有附加值的新闻信息,只能在煽情、耸人听闻和编故事上做文章了,对媒体的采访进行编剧式加工,渲染当时的紧急场景,搞得好像自己当时就在现场。最没有含量的,就是靠煽情出位,比谁更能煽,于是史诗震惊、全国哭泣之类的标题就出来了,感叹号膨胀,泛滥成灾,动不动把“全国”抬出来。挺让人感动的事,就这样被“全国哭泣”之类弄尬了。面对那篇题为《全国哭泣!现场还原!飞机挡风玻璃掉落,机长咬牙拼死救回全机乘客》,面对上百个感叹号,真是尬死了。  

  烦透了这种自媒体式浮夸,面对一个需要专业素养、科学精神和采访挖掘能力的事件,进不了事实中心,停留于外围,又不甘心作一个静静的、耐心等待完整真相的外围围观者,什么“热点”都想找个角度蹭一下。要么硬灌鸡汤,要么赎买焦虑,要么生产仇恨,要么生造悬念,要么用力过猛地拔高(“最”已经不够用,“时代”隔几天就要终结一次),要么猛打鸡血――动辄日本网友吓尿了,日本网友每天起码得尿10次。动辄美国网友吓哭了,美国网友每天起码哭20多次。“全国人民”天天被各种以浮夸为业的自媒体竞相代表,要么被哭泣,要么被怒了,要么被拍案而起。

  上一次就“老院士坐高铁二等座”的事批评过那种浮夸,满头白发衣着朴素的老先生在高铁二等座上为一场讲座认真地备着课,挺让人感动的事,可很快感动也被浮夸所消解,甚至有人拔高到了“共和国脊梁”、“中国人的骄傲”、“二等座最高贵的乘客”的程度。高贵啊,脊梁啊,简朴的老院士不会喜欢那些浮华的赞美。同样,英雄机长肯定也很反感“全国哭泣”之类让人哭笑不得的浮夸表情。

  成都几家媒体同行挺让人尊敬,事发之后第一时间采访到了相关机长,接近到核心信源,还原了当时的紧急场景,使报道没有停留于“赞美正能量”的道德泡沫中,贡献了很多新闻干货和专业信息。有人一直在追问“风挡玻璃”为什么突然破碎这个关键问题,我想,这个问题有关部门肯定第一时间就在调查,涉及飞行安全的调查,可不是小事,不可能立刻就能搞明白,也无法迎合那种“迅速想知晓真相”的好奇心,要有等待权威调查的耐心。无论如何,这个机长临危不惧拯救一机乘客,专业素养和心理素质,值得赞美。但那种“全国哭泣”之类的夸张吃相,还是算了吧。

  还有一篇奇文,也在以用力过猛的方式扮演川航高级黑的角色,这件事里应该赞的是这位机长,而不是川航--川航应该是被追问和调查的对象。可这篇题为《川航真的是一个神奇的航空公司》的宣传文章,却迫不及待毫不掩饰地把这次严重事故当成了自我吹捧的机会,吹捧“哪怕成了敞篷飞机,川航飞行都有本事给你平安降落”,吹捧“为什么我们飞得快,因为咱公司燃油指数高,油耗不在我们考虑范围内”,吹捧美食多美女多――可这是一次严重的事故啊,怎么不说说,玻璃是怎么掉的?2017年,川航发生多起不安全事件,被西南局行政约见;民航总局一季度公布的事故征候率,川航以1.4的征候率排在第一位;此前还曾因为出现严重不安全事件而被停止加班、包机和航线审批。――没有哪怕半句对问题的反思和自省,没有半句提到这些安全问题,借机长幸运的迫降渲染航空公司的神奇,借机自我营销,把别人用命换来的光荣往自己身上贴金,就没点儿耻感吗?

  想起影片《萨利机长》紧急迫降后对英雄机长近乎苛刻的调查,相比之下,有些人也太容易沉浸在感动和神话中不能自拔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