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再说"官混子"

2018-5-14 08:01:2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郁婷苈

  历朝历代,都有“官混子”,只是数目多少不同而已。宋仁宗时天下有定官无定员,领俸禄而不干事的冗员最多。每年以各种名目恩荫补官者,有 500人。所谓“恩荫补官”者,就是“官混子”,名正言顺地靠补官、吃白饭、不干事。而每年科举取士不过360人。“恩荫补官”者超过中举做官的人数。参知政事范仲淹作过一个统计,当时知州、通判一级官员有17300多人,比宋太祖时增加了4倍。

  有个郢州知州叫王昌运,81岁了,每天办公得靠两个人扶着去,口齿不清,眼花耳聋,办案困难。就这样,他颤巍巍地还做了3年官,做到84岁才卸任。宋史载:“三年之内,州政大坏”。接任者刘依,75岁,同样昏庸不堪。欧阳修任滑州通判时,刘依来看他,问:“现在朝廷任命了一个参知政事,叫啥名字?”欧阳修告诉他此人的姓名。好笑的是,刘依第二次见到欧阳修,又问:“朝廷有一个姓王的参知政事,叫啥名字?”后来,第三次、第四次见到欧阳修,刘依还问同一个问题。一个知州患老年痴呆症到如此严重程度,他的执政能力是可想而知了。

  “官混子”太多,为官不为,是官场腐败的一种典型表现。1043年,范仲淹实施亲庆历新政,在向宋仁宗揭露滨州知州吕洪沐向宰相吕夷简行贿白银50000两,买得州官一职的同时,提出十项改革措施,其中四项:择官长(严格考核州、县两级地方官员的业绩)、明黜陟(对官吏升降制度作出严格的考核和规定)、抑侥幸(限制侥幸做官和升官的途径)、精贡举(严密科举制度,为国家选拔具有真才实学的人),都涉及改革吏治,都是防止“官混子”混入官场的。新政实施几个月,政治局面焕然一新:官僚机构开始精简;凭家势做官的子弟受到重重限制;昔日单凭资历晋升官僚,增加了调查业绩考察品德等手续,有特殊才干的人员,得到破格提拔;在科举中,突出了实用议论文的考核;全国普遍办起了学校。

  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反腐败深入开展的同时,必须同时整治庸官懒官。这一点,古今同理。因为庸官懒官的大量存在,是大大小小贪官恣意妄为的掩体。庸官懒官是贪官的同盟军。如果说,贪腐是党和国家的癌瘤,那么,懒政则是党和国家的慢病。庸官懒官和贪官的目标是一致的,他们都是在拆改革事业的台。“官不聊生”,与其多做,不如少做或不做,大家都不作为,遇到矛盾绕道走,碰到困难往回走,出现难题就上交,这些庸官懒官汇合在一起,对民生、对国家整体利益而言,就成了大祸害。老百姓说,这些官员来我们这里卖红薯,我们不欢迎。

  不过,现代“官混子”,比古代“官混子”相比,有一点不同:现代“官混子”善于只说不做,善于阳奉阴违。他们表态快,行动少;学习19大的心得体会用网文黏贴,写也用不着写;廉政自查报告,也是“蜻蜓吃尾巴”——自吃自,找出去年的报告,换个年份交差了事;上级提倡大兴调查研究之风,他们一不调查,二不研究,下去例行公事转一圈,也算完工。这些庸官懒官成堆,敷衍了事成为时尚,想靠他们来推进我们的改革大业,无异于缘木求鱼。

  有的官员叹息说,我一不贪污二不受贿三不碰女人,就是不作为,难道说这也是腐败?是的,一点不错,“为官不为”也是腐败。这句话说得非常对。“为官不为”则是失职渎职,对其警惕程度应提高到与反腐等同。这没有上纲上线,没有夸大其词,用不着喊“吃不消”。不作为,好比一条船上的一条隙缝、一个漏洞,这里一条缝,那里一个洞,全部加起来,小缝变窟窿,小洞变大洞,如果不及时修补,不要很长时间,大船就下下沉。这一点,仔细想一想,难道是耸人听闻吗?

  干部的价值就在于“干”字当头。不干事,当什么干部?我们要牢牢记住以干事为荣,以避事为耻,在其位,谋其政,司其职,建其功。这几句话,应是每一个当干部的座右铭。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