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以多样化金融工具推进国企高质量混改

2018-5-7 12:09:51

来源:东方网 作者:刘功润 选稿:郁婷苈

  当前,我国经济处在由劳动力和资本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型的关键阶段,作为国民经济主导的国有企业在其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长期困扰国有企业的低效问题成为其转型的桎梏,激励机制僵化、运营及资金使用效率低下等问题使国企面对转型显得有些迟缓。

  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注入民营资本的新鲜血液,是增强国企活力、改善国企效率的一条现实而又稳妥的途径。混改的推进离不开金融系统的支持。金融系统是国民经济的中枢,具备强大的资源配置能力,能够以多样化的金融工具,整合资金及资源为混改提供支持,在国企转型过程中发挥“催化剂”和“助推器”的功能,推进国企高质量混改。

  按照混改的推进顺序,金融支持混改可以有五方面作为,即引入金融机构参股、改革薪酬制度、革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概念、完善股票市场制度建设和支持国有企业“走出去”。

  其一,引入金融机构参股,充当国资与民资的“协调人”。国企混改涉及股权结构、出资金额等诸多敏感问题,国企与民企在洽谈混改方案时易出现分歧。引入金融机构参股来平衡产权关系,在国资和民资间担任第三方“协调人”的角色,能够有效地缓解由于利益诉求不一致而产生的摩擦问题。待合作方案落实,混改步入正轨后,金融机构即可择机退出。国开行旗下拥有多个国家级投资平台,可由本部或金融子公司牵头设立产业投资基金,作为第三方机构参股国有企业。

  其二,按照商业类和公益类业务分别制定薪酬体系。《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将国有企业分为商业类和公益类,事实上国有企业的业务板块也可以按照类似的标准来划分。长期以来国有企业的薪酬体系灵活性较差,大多按照固定的指标统一制定,“大锅饭”现象严重,如果在组织内部推行市场化薪酬改革势必会遇到极大的阻力。我们建议国有企业将其商业类和公益类业务分拆到不同的法人实体,再根据子公司的业务性质制定相应的薪酬制度,这样将大大减小改革的阻力。国开行在企业并购重组领域经验丰富,能够为国有企业的业务整合提供中长期贷款、并购重组基金以及咨询服务等多样化的金融支持。

  其三,重新审视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概念,引入机会成本考核。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是国家对国有资产运营的一项基本要求,但考核指标却只考虑了绝对的保值增值概念,且考核期通常短至一年。出于完成考核的需要,国企领导人在制定决策时放弃了许多收益风险比高具有战略价值的长期优质项目,造成资源的浪费。我们建议在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指标中增加机会成本概念,将国有资产增速大幅低于预期回报率的情况也纳入国有资产流失范畴,并且根据企业业务周期制定相应的考核期。

  此外,长期战略项目一般具有外部性,对周边产业会起到促进带动作用。金融机构可引导民企投资于周边配套项目,由负责战略项目建设的国企实行专营,通过向民企出售经营权的方式共享外部收益。国开行可牵头成立类似于丝路基金的中长期投资基金,发挥金融的资源配置作用,向民企提供中长期贷款等多种金融支持。

  其四,完善股市制度建设,让股市不再是国企“圈钱市”。我国股市长期以来存在着“重融资轻回报”的现象,而且常常伴随着高位套现、让散户“接盘”的质疑,股市也因此被冠以“圈钱市”的称号,这种现象不利于股市的长期发展。监管层应继续完善股市顶层设计,促进市场信息透明化,打击内幕交易,为股市的参与各方提供一个平等的市场环境。只有股市形成健康发展的环境,才能成为国企稳定可持续的蓄水池,为混改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国开行可以为股市制度的完善提供定价机制和并购服务方面的支持。

  其五,大力支持国企走出去,让境内投资人分享境外收益。如果国企仅满足于在国内竞争有限的市场份额,那么股市将难逃“零和游戏”的怪圈。但若国企能够抓住资本市场融资和混改提供的契机壮大自身竞争力,走出国内占领海外市场份额,再以海外经营的收益反哺境内,就能让境内投资人分享到企业成长带来的红利。国企也能顺势破解产能过剩困境,实现产能扩张的正循环。我国国有企业只有在全球市场上攻城略地,成为受人瞩目的跨国企业集团,才能铸就如西门子、英特尔、苹果这样的“伟大”企业。

  国企混改是一场长期的、影响深远的变革,需要国企和民企并肩战斗、共克难关。金融一方面要在其中发挥“催化剂”的作用,促成国企市场化改革和与民企的结合;另一方面则要起到“助推器”的功能,为混改提供必要的资金和资源支持。在民企的大力配合下,在金融系统的强力支持下,国企在经历混改的阵痛后,必能实现质的跨越。

  (作者刘功润系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研究员)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