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闻“只知周迅不知鲁迅”
2018-4-16 09:51:0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桑怡

  近日微信之上,不胫而走的一则段子,不以为然有之,深为叹息也有之,所以不吝篇幅,择要抄录如述——

  刚刚在学校边的小餐厅吃饭,听到两个学子聊天。

  A:刚才有个傻X告诉我鲁迅姓周!笑死我了!周迅是个演员好吗?真想一板砖拍死他!

  B:恩,就是,鲁迅的原名明明叫做李大钊!

  我心里一阵凄凉,要来了纸笔,在餐巾纸上写好标准答案递给这两个孩子:

  鲁迅是先生1918年发表《狂人日记》用的笔名,也是影响最广泛的笔名。原名鲁达,字滨逊,号智深,浙江周树人……

  关于这个例子,留言录中,有指其过于夸张,今天的“孩子”,哪有这般无知的,也有扼腕痛切,说“只知周迅、不知鲁迅”的现象存在已久,调侃并不夸大!

  究竟谁是谁非,且不去说它,见仁见智嘛!只是从这则虚构的段子,却联想起一个真实的“不知”——那是数年之前,上海公布文化名人故居保护名录,凡一百多处,其中“周立波故居”赫然在列。于是不少新旧上海人,就奇怪了,周立波不是个活人吗?前几天还鲜龙活跳地说他的“海派清口”呢,怎么就死了,就有“故居”了——原来芸芸众生,不知此周立波非彼周立波,这个周立波,是为现代大文豪,他的《暴风骤雨》和《山乡巨变》,曾在上世纪风靡五十年。可是今天的人们,不知道这个大家周立波,他只知道那个说学逗唱差一点要挠人胳肢窝的笑星周立波啊!

  这样说起来,“只知……不知……”的事儿并非只是段子啊——不是有名满南北的大明星,一曲终了,在万人体育馆万众瞩目之下,高呼“谢谢陈变阳先生刚才的精彩指挥”吗?不是有粉丝万千的大歌星,听了《满江红》后,甚是动容,请问“能不能让岳飞也给我写首歌”吗?不是有名头很大的大歌星,听到董存瑞的名字,不由得信口“我知道,不就是《我的团长我的团》的那个主角吗”?

  其实明星们的“无知”,包括她们惊问“卢沟桥在哪里?出了什么交通事故吗”等等,都不值一谈,靓盘之下一包草,本是不少星儿的本相,但到了“学富五车”的文化人,也有着“只知……不知”的笑话,那就令人真笑不起来啦——一位自称的大收藏家,说是结识和“捧红”过无数书画名人,于是伪托知己,说他与十上黄山的大画家“很熟”,居然一口一声“刘海栗”怎么怎么样;另一位自诩儒商,赚了大把钱之余又研究了几十年红楼梦的“大家”,对于大红学家的西逝深表哀悼,结果又是一口一声“冯其痛先生一路走好”云云。有媒体引进精英,对一位高学历、高资历的名校博士,来一次只是象征性的笔试,不料竟将中国新闻事业开创者的范长江,答成了逗人一笑的笑星潘长江,也算是幽默了一把。名校出身的名编辑,不是将民法大家周枬,生生拆成了“周木丹”吗,至于研究了十余年经济学原理的财经类博士生,竟全然不知道顾准这个名字,他怎么弄懂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来龙去脉呢?

  还是回到文首的段子来。或许有人会说,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只知”和“不知”,但是作为“民族魂”的鲁迅,只是过去一代人的“必知”吗?或许也有人会说,知识总有缺门,谁也不是万宝全书啊!可是连鲁迅都“不知”而“只知周迅”的“孩子”,缺的可不是一只无关轻重的“角”啊!那可不是什么“文化的琐屑”啊----未知读者诸君,如何看待这个段子,这点调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