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抱团取暖的老年应成最温情的底色

2018-4-5 09:16:5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堂吉伟德 选稿:郁婷苈

  这个不到15平方米的房间,更像一间青年旅社。屋里塞着上下铺,6块木板搭成的小床,一个挨着一个,紧贴墙和窗户,过道只够一人通过。屋里充斥着老人房间特有的潮闷味儿。6个老头占据着这些上下铺,他们中最老的已经81岁,最年轻的也有61岁。年龄加起来差不多400岁。(4月4日《中国青年报》)

  如此一幕令人无比辛酸,也是部分群体生存状况的真实写照。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这些本应颐养天年的老人们,基于各种不同的理由,而居住在一起“抱团取暖”,并成就了“不幸中的万幸”。但他们抱团取暖的境遇,几乎触痛了我们每个人的内心。

  这其间,有“老吾老”的同理心。每个人都将老去,都将面临类似的遭遇,只是轻重程度不同而已。“如何养老”是一个现实的问题,也是存于每个人脑中挥之不去的烦恼,并成为亟待解决的社会问题。是自我型养老,还是社会化养老,还是抱团式养老,似乎都可以成为解决问题的路径,却非那个最好的答案。

  《中国养老产业发展白皮书》披露,2016年末,我国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已经达到2.3亿,占到总人口的16%多。目前,我国空巢和独居老年人已经接近1亿人, 80岁以上的老年人达2400多万,失能、半失能老人近4000万人;预计到2050年以后,我国80岁以上的高龄老人将会保持在1亿人这个规模上。在这个庞大的群体中,他们的处境更为糟糕。物质的匮乏尚且罢了,精神的空虚成为难以承受之重,于是乎老人成为“自杀相对较高”的一个群体。

  未富先老,让我们似乎变得极度的不适,养老体系无以跟上老龄化的步骤,无论是社会化养老,还是政府养老,都无法满足需求,而传统的家庭养老,则因为家庭结构的分解和失独因素的存在,而无法发挥其应有的功能。入住养老院已属十分幸运,贫困户和五保户老人的养老,则更离不开外部的救济。作为老年群体中最脆弱的一个群体,“抱团取暖”的自为,理应成为整个社会最温暖的情愫。

  对此有两个层次的要求,一是群体内的自我扩展,由少数人向绝大多数人转变。比如让身体好的、较为年轻的老人,照顾身体不好的、年龄较大的老人,如此形成循环和良性互动。二是由群体内向群体外的延伸,形成全民参与的互助养老,比如组织社工或者年轻人在社区通过互助式陪伴提升老人生活质量,在老龄化严重的德国,“断代养老”的模式,就是典型的互助养老。老人与年轻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年轻人享有低价甚至免费住房的权利,也承担着照顾老人的义务,例如代老人外出买菜,照看老人健康,陪老人聊天等。

  当然,真正的互助式养老和温情式关怀,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全社会基于“尊老,爱老和敬老”的价值遵循,而通过实际行动去参与对老人的关爱,而不是将其弃之不管,让群体内互助成为无奈的选择。为失能、半失能、残疾老人提供最基本的物质生活,解决生存的需要,为空巢、独居的老人们给予精神关怀,让他们免于孤单和失落之苦,让“独居老人死后无人发现”之类的悲剧不再发生,让“有子女不孝顺”的老人,获得最基本的法律援助,这些本应是最基本的社会责任,也是最基本的要求。若此都无以实现,这样的抱团取暖越感人,社会责任的缺失越严重。

  “如何养老”的命题,必然以“如何让尊老的道德观回归”为注脚。抱团取暖的老年应成最温暖的情愫,温情缺失是最大的灾难,人性冷漠才是养老最大的敌人。再好的制度,终将要转化成温暖的人性。共享也罢,互助也好,重在人人真情参与,重在人人真心付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