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几百个地方养犬规定为何拴不住一只狗?

2018-3-25 11:00:04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丁慎毅 选稿:王永娟

  3月22日,安徽合肥某小区1岁多男童磊磊(化名)被狗严重咬伤面部,于当日16时许转入安徽一医院进行急诊手术。目前,孩子的家人已经报警,但肇事的黄狗依然没有找到,主人也没有出现。相关医生表示,近年来,医院在春季接诊被狗咬伤的急诊患者,尤其是幼儿,较以往有明显增多。依法依规文明养狗,依法依规爱狗护狗再次成为热门话题。

  根据中国疾病控制中心发布的数据统计,2013年至2017年,全国共有3820人死于狂犬病,死亡人数居于乙类传染病前列。为了规范养犬行为,各地纷纷制定养犬管理法规,比如《北京市养犬管理规定》明确要求,携犬出户时,应当对犬束犬链,由成年人牵领,携犬人应当携带养犬登记证,并应当避让老年人、残疾人、孕妇和儿童;对烈性犬、大型犬实行拴养或者圈养,不得出户遛犬。但是即使北京,无证养犬、遛犬不束犬链、随意携犬进入公园等违法养犬行为随处可见,其他地方就更不用说了。一方面各地登记犬只数量一直在持续增加,但犬只与周围人的距离越来越短。一方面,很多地方的养犬规章越来越长,但管理能力频现短板。3月初,济南警方就《济南市公安局关于加强养犬管理的通告》向社会征集意见,该通告中甚至拟规定市民遛狗时绳长不得超过1.5米。

  几百个地方养犬规定为何拴不住一只狗?

  从管理方来说,养犬问题折射出不同人群的权利和利益如何协调的问题,甚至折射出利益多元下城市怎样管理才更科学的问题。单纯依靠强制的力量来整治,有效但也有限。从诸多恶犬伤人事件分析不难发现,遭遇恶犬的地点往往并不是在饲养者的私人场所,而多是在公共场所。近年来,为了民生福祉,各地政府都扩大了公共活动空间的建设,但是管理资源和效力又相对有限,大量增加管理人员和警力显然不现实。那么既然增量的问题难以解决,就要着眼于存量的盘活。

  从养犬监管方来说,一方面,各部门之间缺乏相互沟通,难以形成监管合力。另一方面,按照现行法律,恶犬的饲养者将承担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等各项赔偿。饲养者没有尽到约束责任造成恶犬伤人,承担赔偿责任理所应当,但仅是如此显然不能带来足够警示。而与此相关的行政处罚,也仅是规定几百元的罚款,这与恶犬造成的公共安全风险相比实在太轻了,难以起到惩戒作用。这就需要即整合现有的监管职责以形成监管合力,加大对现有养狗规定中的违规惩罚力度。但是对养犬违规的惩罚力度到底怎样的尺度才合适?比如一次违规,终生禁养行不行?这就需要有一个国家层面的养犬法规,以为地方政府提供足够的执法依据。

  从养犬方来说,首先要认识到养犬是公民的一件私事,但当犬的行为涉及公共利益的时候,就成为社会公共问题。文明养狗像文明乘车一样,都是一种公德。唯有走到“依法依规”的轨道上来,对法规予以敬畏而不是迷信法不责众,对爱狗予以自律而不是罔顾他人安全、妨碍公共利益。只有这样,其爱狗护狗行为才能得到理解。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