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跨性别者就业将不再受歧视

2018-3-22 13:32:06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今年全国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让更加公平、充分的就业始终成为高质量发展的亮点”;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后举行的记者会上,李克强总理在回答记者提问时也说:“实现比较充分的就业,创造的财富是不可估量的”。无论是“公平”还是“充分”,就业都将不存在歧视的空间,尤其是对那些特殊的群体,譬如跨性别人士。

  说来也巧,似乎是对这一社会问题的呼应,2月4日,中国大陆首宗“跨性别人士就业歧视案”终审宣判。原告C出生时指派性别为女性,但性别认知为男性。C从不隐瞒自己的跨性别者身份,但偏男性的外貌让其在求职过程中屡屡受挫。好不容易聘入贵阳慈铭健康体检中心,才工作了7天,C又因跨性别原因被辞。C以就业性别歧视的名义起诉贵阳慈铭健康体检中心,要求被告赔偿2000元精神抚慰金并且公开赔礼道歉。终审维持了一审判决,认定被告属于非法辞退,侵犯了原告平等就业权,赔偿C双倍应得精神抚慰金。此案在我国多元性别群体维权的道路上做出了突破,恰如终审判决书所说:“不应当因个人的性别认知和性别表达,使劳动者在就业过程中受到差别对待。”

  在性别认知和性别表达方面,C似乎属于“另类”,但法律保护了C的就业权。虽说我国不是判例法国家,但倘若日后出现类似案件,它足以提供参考。此案的终审判决传递出这么一个讯息,即:跨性别者就业在我国将不再受到歧视。

  应该说,“性别”是我国反就业歧视法建议中明确禁止的歧视事由,但成文法律并未明确“性别歧视”的界定,在以往已经判决的司法案例也没有对法律规定的“禁止性别歧视”做进一步的阐明,与跨性别者密切相关的性别认知和性别表达更是没有被明示纳入“禁止性别歧视”的范畴。唯一将性别认知和性别表达列入“禁止性别歧视”事由的,是此前由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反就业歧视法建议稿。此建议稿于2007年由74位专家提出,之后历经6版的修改和增订。2014年,专家们第一次在“就业歧视”的定义中增加了“性别认同”等因素。2015年10月,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会议上,孙晓梅等36名代表、高莉等31名代表分别提交议案建议制定《反就业歧视法》,完善平等就业权的社会保障机制。2015年11月,第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主席团明确:46件议案中提出的26个立法项目被认为确有立法必要,其中就包括了关于制定《反就业歧视法》的议案。同时,人保部也将制定《反就业歧视法》列为未来的重点工作目标之一。2017年,全国人大代表罗和安提请尽快出台一部符合我国实际情况的反就业歧视法。今年全国两会上,也有包括了针对跨性别者就业难的“学历学位证书性别标记修改”提案。——这些立法建议都将有助于跨性别者这一受就业歧视最为严重的群体走出阴影。

  虽说“跨性别就业第一案”业已终审判决,但胜诉并不意味着终点,其间还有一段漫长的路要探索,要跋涉,要奋进。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