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让伴侣动物陪伴人类

2018-3-9 10:45:01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日前,《上海法治报》刊登了中国社会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浙江财政大学法学院钱叶芳教授草拟的《人类伴侣动物保护法(草案)》(节选)。这一立法建议从一个独特的视角提出了国人亟需树立的全面保护动物的文明意识。

  所谓“伴侣动物”,是指长久以来与人类生活在一起,与人类建立起友爱关系的特定动物,如犬、猫等,是一种具有陪伴功能性而非食用的动物。我国已于1988年11月颁布、1989年3月施行《野生动物保护法》,但尚未制定全面保护动物的《动物保护法》。

  纵观人类社会,“保护动物”的概念,除了保护野生动物外,尤其是针对小动物、伴侣动物的保护。1822年,英国出台了全球第一部反虐待动物法,明确提出了要人道主义地实施对小动物、伴侣动物的保护。迄今,世界上已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制定了相关法案。2007年2月8日,世界动物保护协会(WSPA)发布了《世界动物福利宣言》,鉴于“人与动物的关系已经成为伦理关怀的重大主题”,明确提出:“承认动物是活着的、有感知的生灵,因此值得适当考量和尊重”,“所有形式的生命在一个互相依赖的生态系统中共同生存”,并且为包括伴侣动物在内的动物制定了“五大自由”,即:享有不受饥渴的自由,享有生活舒适的自由,享有不受痛苦、伤害和疾病的自由,享有生活无恐惧和无悲伤的自由,享有表达天性的自由。

  1996年,中国小动物保护协会首次引进国际公认的“世界动物日”(10月4日);2009年,中国社科院常纪文研究员起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保护法》(专家建议稿);此后,每年全国两会都有人大代表这方面的立法议案。然而,诚如钱叶芳教授所说:“伴侣动物是陪伴功能性动物而不是食用动物的国际共识,在国内远远没有得以普及”。

  在偌大的地球上,人类与生物界、大自然共存。相对其他有生命的物种,人类有动手能力,有思维能力,有创造能力,因此也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优越感和操纵性。悠悠岁月,人类在凭借自己的能力优化大自然的同时,也危及了其他物种,危及了自己的生存环境。正因如此,爱因斯坦甚为感慨地说:“人类应该把爱心扩大到整个大自然和全体生命。”

  从生物学角度来说,人类只有让动物从被奴役、被虐待、被残害的悲惨境遇中得到适度“解放”,让其获得一定的天然福利和自由,才会缓解自己与生物界、大自然的对立紧张态势,适度控制共同场域中生灵痛苦的总量,从而在优化大自然的同时,最终也优化了人类的生存环境。从这个意义上说,让伴侣动物陪伴人类,乃是“人类诗意栖居”的要义之一。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