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反向团圆”也是过年

2018-2-28 13:19:1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郁婷苈

  民俗不是一成不变的。民俗之可变,还表现为过年团圆观念的变化、回家观念的变化。

  过去,一到过年,在外地工作的,不管天南地北,都要在除夕前匆匆赶回故乡与家人团聚。“有钱无钱,回家过年”。这就是中国人的团圆观念。团圆了才能过年。团圆了才算过年。因此,华夏大地上年复一年地上演着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春运。

  不过,这种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情况近年来有所变化。人们的团圆观念也有了变化。由于春运期间返乡客流量过于集中,乘客买票难、回家路不顺等,让“回不回家”成为一道难解的选择题。人们换位思考一下,认识到,顺时针画一个圈,是一个圆;逆时针画一个圈,也是一个圆。因此,对一些外来务工者来说,过年返乡团聚不再是必然的、唯一的选择。许多人接受了这样一种观念:“过年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在哪里都一样。”他们反其道而行之,或早早订好了机票,带着父母一起旅游,领略不同地方的节日气氛,或请父母来大城市里住上一段时间,一起观光、吃饭、游览,因为老年人启程和返程比较自由。

  由中国旅行社协会等单位发布的春节旅游趋势报告称,2018年春节举家出游过年成为民众旅游消费的主流选择。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以及南京、苏州、杭州等地都是旅游过年的热门城市。数据显示,过去两年外省到北京过年的游客人数持续增长,去年达到149.8万人次,同比增长3.6%。“反向团圆”比例的增加,减轻了春运的压力。

  这种随遇而安的“反向团圆”,也是古已有之。苏轼的好友王巩因为受“乌台诗案”牵连,被贬到地处岭南荒僻之地的宾州。王巩受贬时,其妾柔奴随行。1083年王巩北归,两人在黄州相见,王巩请苏轼吃饭,柔奴出来敬酒。苏轼问她:岭南生活过得可如意?柔奴答道:“此心安处,便是吾乡”。苏轼大受感动,作《定风波》词赞曰:“试问岭南应不好,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白居易也写过类似意思的诗句:“无论海角与天涯,大抵心安即是家。”

  “此心安处是吾乡”,说得一点不错。心安,就是心情舒畅。一个心情安定的地方,便是我的故乡。“大抵心安即是家”,也是这各个意思。故乡,不一定非要是出生之地不可;故乡,不一定非要回到过去那几间老屋、一弯溪水不可;换个地方,事业有成,换了人间,心情舒畅,增加见识,也可以成为“吾乡”。现在的许多老上海人,他们的故乡并非来自浦东,大多数是来自宁波、绍兴、广东、苏北和山东人。滑稽戏《七十二家房客》便是一个明证。如今的新上海人,同样是来自四面八方。过春节了,让家乡的老人出来看看自己事业有成的新天地,开开眼界,也是一种团圆,也是另一种意义的回家。

  “反向团圆”也是团圆。“反向团圆”也是过年。在上海工作的公务员黄淑艳今年就没有加入返乡大军,夫妻俩请来双方父母在上海过年。她说:“不用再博弈到底回谁家了,老人也不反对换个地方过春节,我们也能尽孝心。”“反向团圆”是一种低成本的过节方式。来自江苏淮安的滕兰兰今年也选择“反向团圆”。她是盒马鲜生上海湾店“盒马渔市”的一名服务员。今年门店第一次推出年夜饭、团圆饭等新服务,这让不少服务员不能回家过年。不过,腊月二十八,公公婆婆就带着她的孩子一起来到上海,与滕兰兰及同在上海打工的丈夫团聚。这些天,滕兰兰一有空就陪老人和孩子在住处附近逛逛,感受上海的年味。当天,门店还为员工组织了一场团圆饭。

  很多用工单位出现用工紧张的情况,用工单位往往会拿出更高报酬吸引员工,“反向探亲”既达到了与家人团聚的效果,还能够乘春节之机获得更多的经济收入。“年前父母和孩子就来上海了,这两天我送货结束后就陪他们在上海逛逛,工作团聚两不误。”老家安徽淮北的王永是万象物流上海芳草站的一名快递员,今年诸多电商平台“过节不打烊”的活动让他留在了上海。小伙子觉得并不寂寞,因为他和在上海担任家政服务员的妻子都没有回老家,老家的孩子和父母也来上海过年。王永说,在他身边,这样“反向团圆”的同事、老乡还有很多,除了有工作岗位的需要,上海新业态、新服务的吸引力也是重要原因。

  黄淑艳、滕兰兰、王永的做法给大家提供了一种“反向团圆”新思路。这不失为一种豁达与智慧的选择,不失为对传统探亲方式的补充,是适应现代生活的理性选择。春节过去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到明年,游子们不妨考虑像他们那样,接亲人来自己工作的城市团聚,四处走走看看,以解思念之苦。既巧妙地回避了“春节运动会”,增添了过年的乐趣,也减轻了春运的负担。

  “反向团圆”,是社会进步的产物,也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可以预期的是,随着外来务工者生活的进一步改善,“反向团圆”将更多地成为传统探亲方式的补充。“反向团圆”,值得大大提倡。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