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年味的浓淡

2018-2-12 10:13:14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桑怡

  狗年春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有关春节的报道与话题也越来越多,有人觉得,如今的年味不足,显示喜庆的爆竹声也没有了。

  “爆竹一声除旧”,确是春节的一种传统民俗,它的产生,源于农耕时代,既寄寓着当时人们用以驱魔避邪的愿望,也适应当时人口稀少、居住分散的状况,可以增添热闹喜庆气氛。如今早已进入工业文明时代,城市大量出现,人口集中,高楼林立,在这样环境里大放爆竹烟花,不仅严重污染空气,而且会引发安全事故,与我们今天所大力倡导的健康、绿色、环保、和谐等理念严重背道而驰。如今,上海等许多城市禁放爆竹,反映了绝大多数市民的心愿。

  包括年俗在内的一切民俗,有其稳定性,但在传承过程中并非一成不变,而是具有变异性。所谓“风俗当随时代”。年俗的核心精神,诸如除旧迎新,祭天祈年,娱乐狂欢,人情交融,等等,显示人的本质要求与期盼,将世代相传,永不消灭。但是具体的表现形态,则会随着历史的发展而不断有所变化。可以说,变异是民俗文化保存和发展的内在动力。在历史的长河中,没有不变异的民俗文化。实际上,春节中不少旧民俗已逐渐为新民俗所代替或丰富。比如,过去闭门守岁,如今则旅游过年;过去是登门拜年,如今则有短信拜年;过去多家中吃年夜饭,如今多在饭店欢聚;过去向孩子发压岁钱,如今还向老人送压岁钱。此外,还新出了“春晚”这类新民俗。现在的“年味”,总的说来并不“清汤寡水”

  所以觉得现在有些年味淡了,也由于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以往过年时才能吃美味、穿新衣、逛市场,如今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些都已成为家常便饭,人们遂少了这方面的期待。杨白劳过年时特意为喜儿买了一根红头绳,就让喜儿欢欣不已。如今添一件再好的衣服,也难于让小孩子激动了。现在吃的穿的,每天几乎都像以往过年一样,原有的这方面的年味,自然也就淡化了。这是好事,不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正是春节祭天祈年所希求的。

  不过,春节不仅是物质的,更是精神的。它不是服装节、食品节,而是人们感情大交流大爆发的节日。它通过各种形式,表达人们对生活愿望、情感、理想的追求。无论是贴春联、吃年夜饭、敦亲祭祖,还是亲友拜年、娱乐狂欢,体现的都是对团圆、亲情、友善、祥和等美好精神境界的追求。这样的年文化代代延续,加强与深化了我们民族的亲和力、凝聚力,是我们民族的至宝。应当说,这方面的年味仍在激荡。别的不说,单是几亿人为了家人团聚,都千方百计地想搞到一张车票以便在大年夜前赶回家,其情其景是很感人的。亲友间的互相问候也越来越广泛了。如今微信电话拜年的次数,远远超过以往人们互相的登门拜年,节日间亲友互动明显增多,只是“线上来往”不及当面交谈亲切深入,两种方式宜并存互补。

  春节的年味,还与仪式感有关。过去,进入腊月后,就有许多活动仪式在家家户户展开,吃腊八粥,送灶爷上天,打年糕做米糕,杀年猪,扫尘,贴春联、吃年夜饭,祭祖,守岁,拜年,看花灯,逛集市,等等,一环接一环,次第展开,让大家深深侵润在浓郁的年味之中。如今,这些仪式活动虽然大多还有遗存,但呈零碎状,已非全民所奉行。随着时代的发展变化,有些仪式化的活动,如放鞭炮,需要推陈出新,但要有新仪式所代替,像新形成的春节联欢晚会一类活动,要大力提倡扶持。仪式感活动多了,年味也就自然浓了。有人感到年味变淡了,实际上是有些年味本身有了变化,让这些变化了的年味也仪式化,为民众所喜爱,则会减少年味寡淡之感。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