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对违规者还得解惑释疑

2018-2-9 13:25:1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我有位朋友早年留学荷兰,后移民之。前不久回国探亲,聚餐聊天,说起他曾在荷兰开车违规被罚款,之后,他意外收到警察局寄来的一封信,称:“您的车违规,我们想知道原因,是不是红灯等交通设施所处的位置不合理,或者是发生了故障?对此,我们表示歉意,希望您能将您的意见告诉我们。谢谢!”

  在荷兰开车违规之后,警察局不是一罚了之,还放下身段,主动写信了解原因,表示歉意,甚至从自身(红灯等交通设施)征询意见,这样的处置颇有人性化。

  警务执勤是一项十分具体而细致的职务行为,面对的又是各色人等,因此,警察不能止于一个敬礼,一个“请”字,他还应对当事人有一个必要的解疑释惑,否则,当事人即使受了处罚也不明就里,内心自然不服,也不会惩前毖后,以防重蹈覆辙,甚或遇上顶真的人,为讨个“说法”与你对簿公堂也难说。检视我们的警务执勤,解疑释惑并不“到位”,这也许是公众对警察的警务执勤常有微词的一个主要原因。

  这里,不妨说一则我亲历的事例——

  年初,朋友驱车邀我去江南的一个中等城市观览。抵达时已是傍晚,朋友驾车刚拐入一条较窄的马路,即被正在执勤的警察拦下罚款。我们要求警察解释罚款的原因,他却一脸不屑,没有对为什么要罚款作一星半点的解疑释惑,着实令我们一头雾水。警察走后,我走到拐入口看个究竟,原来上端有一块“单行道”的标志牌,但被路边茂盛的树叶所掩盖,再说暮色笼罩,对我们外来人而言,一个疏忽而违章在所难免。你警察尽可照章办事,该罚款的理应罚款,受罚者不必违拒,但受罚者提出疑惑,要求警察予以解释,乃是公民的权利。警察并不能因为当事人违章而无视他的这一权利。

  相对公民的这一权利,警察对当事人处罚时解疑释惑便是他责无旁贷、义不容辞的义务。警察执勤无疑是履行一种公权力,但它不能肆意侵犯公民的私权利,从这一角度推论,警察和当事人的人格是平等的。换言之,警察在执勤时可以质询当事人,也应当允许当事人提出质疑;警察必须对违章的当事人作出处罚,而当事人也理应对自己受罚讨个“说法”。唯其如此,施罚者正大光明,受罚者心服口服。警察多做些解疑释惑的工作,对当事人来说,有利于理顺情绪,平衡心理,化解矛盾,不使质询成为斥训当事人,不使处罚成为挑战私权利,引发双方冲突。

  常识告诉人们,一个具有完全行为能力的人,一旦违法违章,他将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但是,“故意”和“过失”在量刑或处罚中是有区别的。警察面对的大多是违章的民事行为,不可否认,有些人的违章是故意为之,存有侥幸心理,企图规避法律,同样不可否认,大多数当事人是在不知不晓、不明不白的情况下违章的,对后者,警察多做些解疑释惑的工作就显得尤其必要。让人们多了解一些法律规定,多知晓一些违禁条款,以规范自己的行为,提升公民的素质,这不正是包括警察在内的执法者的执法要旨所在吗?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