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人生要经历多少次情非得已的送别

2018-2-9 13:18:21

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凯磊 选稿:桑怡

  春节前回家的旅客,大都归心似箭,面带笑容,但在2月5日的北京西站里,出现了一个噙着泪水的女孩。这个女孩就是武警白克琦的女朋友,两个人本来说好过年到双方家里拜年,并商量订婚事宜,结果在临走前几天白克琦突然“变卦”了。原来,他被临时调到北京西站执勤,还没来得及跟女朋友当面解释。(2月9日东方网)

  春运已然来临,团圆不是一道判断题,而是一道辩证题,有的人能够踏上归乡之途,享受妻儿的呢喃;有的人就必须坚守岗位,与团聚擦肩而过。白克琦坚挺的身板,只能远远和女朋友对视三分钟,没有一场拥抱,更没有一句言语。残忍的画面,让人不禁发问,人生还会有多少次情非得已的送别?

  每个人的人生又何尝不像一列列火车,在康庄大道上呼啸过,也在蜿蜒小路唏嘘过。有人走进我们的生活,有人远离我们的视线。我们与亲人、爱人匆匆交汇,又匆匆别离,来不及缠绵地拥抱,来不及呢喃地言语,来不及留恋地温柔。遗憾,撕裂我们的心,在伤口愈合之后又再度撕得粉碎。

  《大话西游》中,最后的一句台词是,“你看,那个人好像一条狗哎!”当长大之后,才渐渐发现,世间最远的距离其实是我心里满满都是你,却无法伸出双手牵住你。荧幕上渐渐飘远的紫霞,孙悟空却无法伸出双手去抓住她,是因为至尊宝不得不拿起紧箍咒,圈住自己昔日的梦想,圈住自己棱角分明的个性。当至尊宝变成孙悟空,笔者不知,这是进化还是退化,但我知道这是必须经历的无奈与伤痛。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人生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就像白克琦和女朋友一样,没有像狗血剧中的男女那样奋不顾身在风里雨里拥抱在一起,有的只是默默地凝视着对方。肩上的责任,剥落墙角的灰白,告别青涩的容颜。儿女情长、家庭温暖,在责任面前并不是被抛在了脑后,而是被深埋在了心底。

  至尊宝戴上了紧箍咒,为的是守护唐僧西行取经,点化众人;而更多像至尊宝一样的人,戴上了属于自己的“紧箍咒”,为的是窄窄肩膀上的那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成长,不一定能收获到什么,但肯定会失去什么。但是成长带来的伤痛,注定着你失去的东西总会在某一时刻在他人的身上重现。

  我们童年那漫天飞舞的千纸鹤,早已散落在了风中,在岁月的流淌中化为灰烬。但成长带给我们的是涅槃重生,昔日的千纸鹤化作那七色的云彩,我们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局。不是我们忘记了漫天飞舞的自由,而是我们把那份自由献给了他人。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