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儿童福利主任”让儿童保护更专业

2018-2-9 09:20:09

来源:东方网 作者:丁慎毅 选稿:桑怡

  最近,一个新型职业——儿童主任亮相广东基层社区。尽管他们在不同项目中有不同的称呼:儿童福利主任、儿童福利督导员、儿童主任,等等,但他们都行使着同样的职能:解决儿童福利工作“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我国各地实行的“河长制”“道长制”等专人负责制度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儿童福利主任”在本质上也是“童长制”。其主要任务就是预防。他们是在村(居)开展与儿童相关服务的专业工作人员,工作在儿童身边,定期进行儿童家访、开展儿童及家长集体活动、组织社区宣传活动,成为第一个发现儿童需求、第一个满足儿童需求的人。

  在广东,为患有听力障碍的儿童申请助听器、为疑似患有多动症的学生链接教师资源“送教上门”……作为社区2000多名儿童的“妈妈”,儿童主任罗月敏通过定期家访主动及时“识别”困境儿童,并链接政策资源为他们提供生活、教育、医疗等方面的救助和服务。

  长期以来,街头的“花样筹款”不时见诸媒体,什么举牌求路人拍照,为身患噬血细胞综合征的儿子筹钱治疗,什么当人肉靶子为孩子困难求助等等,就是因为从社区组织到各级慈善机构以及公益组织缺少一张全覆盖零距离的慈善救助网络。而“儿童福利主任”恰恰通过打通“最后一公里”解决了这个问题。所以说,那些实施了“儿童福利主任”制度的地方,就很少见到街头筹款、儿童给警察打电话告家庭暴力之类的事。

  除了城市社区儿童的福利外,广大农村的留守儿童更需要“儿童福利主任”。《2017年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显示,中国农村共有超过2300万留守儿童。如果这些人都能及时得到“儿童福利主任”关注,就不会有“冰花男孩”成为网红的事。我们高兴的看到,各地都开始开展这一工作。2017年,湖北省所有乡村全部推行了农村儿童福利主任制度,负责留守儿童的摸底排查、政策宣传、发现报告和关爱保护工作,弥补缺失的爱。

  自1990年签署《儿童权利公约》以来,我国政府围绕儿童福利制订了一系列政策,城市贫困人口住房保障、免费普及义务教育、新农合、发放孤儿养育津贴、推行儿童发展纲要等多项重大措施相继出台,中国儿童生存、保护、发展的环境和条件都得到了明显改善。自2015年8月民政部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全国部分地区开展基层儿童福利服务体系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后“儿童福利主任”将儿童保护工作落实到每一个社区,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孩子的身上,来解决儿童保护的“最后一公里”,更是在儿童福利专业化上的有效探索。

  但是也要看到,“河长制”“道长制”等之所以效果特别好,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行政负责人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借鉴这个经验,这就需要政府部门赋予“儿童福利主任”更多的权力,或者社区中的人大代表优先来做“儿童福利主任”,同时,让公权力介入儿童保护工作,因为公权力是从法律和执行层面都能达到目的的最有效手段。如此,通过加强对“儿童福利主任”培训,提升他们的沟通协调技巧,通过增强资源联结能力,让“儿童福利主任”提高工作效率,确保每个儿童都随时得到救援帮助和保护,并实现其权利。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