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教授给本科生上课还要“走心”

2018-2-7 09:21:00

来源:东方网 作者:缪迅 选稿:桑怡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对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作出顶层设计。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将深入推进高校教师考核评价制度改革,将教授为本科生上课作为基本制度。

  其实,早在2005年,教育部就曾明文规定,高校要把教授、副教授为本科生上课作为一项制度,教授、副教授每学年至少要为本科生讲授一门课程,连续两年不讲授本科课程的,不再聘任其担任教授、副教授。2012年,教育部颁布了《关于全面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若干意见》,其中有一条明确提出,教授为本科生上课是一项基本制度,不给本科生上课的不得聘为教授。可事实上,很长一个时期以来,高校中却是搞科研的吃香,而给本科生授课的教授则似乎有点吃亏。

  回溯中国百多年来的高等教育历史,很多知名教授乃至大师级学者都把为高校学生上课作为义不容辞的担当和心甘情愿的乐事,如陈独秀、李大钊、朱家骅、鲁迅、吴有训、竺可桢、朱东润、季羡林、徐中玉、等大师级教授为本科生上课的热忱,是有目共睹,并被传为佳话的。六年前因病去世的复旦大学教授朱维铮,在他生命走向尽头的时刻还坚持为本科生上了“最后一课”;被学生赞为“宪哥”的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刘宪权,也是几十年来始终活跃在本科教学第一线上,他上的课“好的一塌糊涂”,以至于学生们普遍认为,“没上过‘宪哥’的课,等于没来过华政读书”。这些教授,可谓是“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的最佳践行者,是值得所有的高校教授学习和效仿的典范。

  高校是一个传播知识、交流学术的场所,本科生是文化接受的主体,也是高校的主角。教授,承担着文化传播、学术启蒙的职责,教授为本科生上课,本是天经地义之本分、理所当然之使命,无须提醒再三,更无须让教育部和地方政府领导和各高校领导者、管理方为此十几年来接二连三地发文件、大会小会地强调,还推出多个制度来推进落实,以至于几乎要“强制执行”的。然而,尽管如此,“教授给本科生上课”的实际落实以及效果却依然欠佳。

  据了解,从中国和印度的大学毕业的工科学生,总量已经超过了美国、日本和欧盟全部大学工科毕业生的总和。但是,印度毕业生中只有四分之一,中国毕业生中只有十分之一,能达到跨国公司所要求的水准。名师出高徒,如果给本科生授课的不是名师,恐怕教学质量是很难保证的。科研固然重要,但从学生的角度考虑,授课则更重要。至少,这两者不能偏颇。

  鼓励教授给本科生上课,需要刚性的制度规定,同时也应该有制度的设计。不仅要扭转重科研的“偏差”,而且要让教学一线的教授获得搞科研那样的丰厚回报,比如在评职称时,加大对一线教学工作的考量,纳入奖评体系。如此,会有更多的教授专注于教学一线,高校的教学质量和人才培养水平也会越来越高。

  当今的大学里,如何让更多大师、名师、良师走近本科教学,一直是提高高校教育质量的核心课题之一。上海市教委从2014年起试点市属公办院校本科教学教师激励计划,迄今覆盖全部21所市属公办院校,约九成教授与副教授与本科学子课堂面对面。2017年春季和秋季两个学期试点高校的调研情况显示,授课教师全部开展了坐班答疑和自习辅导。这一组数字背后,是上海教育回归育人本原,践行“传道、授业、解惑”的初心。

  有必要提一下,有些教授脱离本科教学课堂久矣,如今回归本科教学,面对着“95后”的大学生,或许会有点“发怵”,想得心应手、顺顺当当地把课上好,让本科生们点赞,所花的功夫恐怕不会比培养研究生所花的功夫少。日前,某些媒体针对教授的教课效果采访学生时,有些学生表示,“教授上课有时还不如副教授或讲师讲得明白”。这其实并不难解释,因为相比于副教授或者讲师,教授的平均知识水平与科研能力自然要高一些,但评价一名教师优秀与否的标准,不仅在于教师本人的知识储备量与科研能力,更在于教师的授课技巧和敬业精神。

  所以,担任本科教学任务的教授,也有一个在教学中“走心”“入心”、不断提高本科教学授课水平的新任务、新目标。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