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态传承”

2018-1-15 12:10:26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郁婷苈

  剪纸、蜡染、刺绣、织锦,甚至蒸大馒头,这些几千年来我们祖先创造的独特生存技艺,如今人们给它们贴上一个共同的文化标签,即:非物质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多是传统社会的产物,但它们不应该是死去的历史,如何让它们在现代社会中拥有存续的生命力,不断繁衍生存下去,这便涉及到一个“活态传承”的问题。

  如今我们的生活方式早已不是以农耕文明为主体,西方工业文明主导了社会的发展。在过去的传统社会里,非遗属于生活常态,是不需要刻意保护的,因为那就是当时人们原本的生活方式。历史的跨越,时代的隔阂,某些非遗跟当今的现代生活不是很融洽,其存续自然会遇到一些困难和挑战。如何“活态传承”乃是目前非遗保护工作的核心。

  在我看来,非遗不是放在博物馆里、落在收藏家手里就算是“传承”了。只有当一种先祖的技艺在当今日常生活中依然经常被人们使用,它才有可能传承下去,才有可能真正的“活”起来。

  “活态传承”非遗,首先要做到功能的转换和改良,如此才能在现代社会中有立足之地。如内画艺术即我国传统的鼻烟壶,过去是有钱人吸鼻咽用的,如今吸鼻咽已绝迹了,似没有了使用价值,但它可以转化为装香水,也可以定制人物肖像。我们“活态传承”的是这种内画技艺,而绝非用途。可见,对大多非遗,原封不动地承继到现代社会“为我所用”似不太可能,亟需要充分考量现代人适应的现实环境和实际需求,在自然和历史互动中被“活态传承”,并进行不断地再创造。

  以生产性保护赢得市场,也是“活态传承”非遗的一大举措。如传承了14代的上海的“曹素功墨锭制作技艺”已有300多年历史了。制墨是口传身教的传统手工技艺,墨模是影响墨锭造型观赏性的关键要素,许多雕刻技艺现在已经失传了。2015年10月始,上海周虎臣曹素功笔墨有限公司启动了首批100副墨模的整理和建档,利用传统拓片技艺保留墨模现状。正如该公司总经理杜弘所说:“传世墨模的抢救整理,不仅是为了保护和研究,更是为了开发利用,使生产性保护落到实处。”结合市场需求,去年曹素功墨推出了10款2两“老模新做”的墨锭,很快罄售一空。

  古老的非遗技艺寻找新的传承人,这是非遗“活态传承”的必要逻辑前提。近两个月来,一群来自全国各地的非遗传承人齐聚上海,在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上海视觉艺术学院的课堂上,试图寻找让古老技艺焕发青春的新途径。其实,早在2015年,文化部就会同教育部实施了非遗传承人群的研修、研习、培训计划。这是提高非遗传承人群在当代的传承能力和创新水平,推动非遗走向现代生活的有力举措。目前,全国已有78所高校参与此项计划,在“十三五”期间预计培训10万人次。

  客观评价,上海在保护非遗方面是走在全国前列的。上海相继出台了《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申报评审管理暂行办法》和《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认定与管理暂行办法》,认定并公布了五批市级代表性项目名录和传承人。上海现有国家级项目55项(单项63项),市级项目220项;国家级传承人94名,市级传承人647名,还启动了非遗记录工程。上海“活态传承”非遗有一个亮点,就是进校园寻觅新一代传承人。如上海龙凤中式服装与上海逸夫职校合作办学,“龙凤”传承人亲赴学校传艺授课,将优秀传统技艺介绍给更多的年轻人,老师傅带新徒弟,延续着龙凤旗袍的传承。

  近年来,非遗保护形成了三个基本理念,即:在提高中保护、走进现代生活、见人见物见生活的生态保护。唯有当代人持续的认同感,且具备薪火相传的后续力量,非遗传承才会进入知识普及、技能培训、学术传播等更为深广的领域,成为“活”的文化,活在人们的日常生活,活在一代代人的心里。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