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谁来对医疗耗材暴利说“不”?

2018-1-3 08:52:03

来源:东方网 作者:蒋萌 选稿:郁婷苈

  刚刚过去的2017年底,出现了部分医疗手术耗材被停用的传言,虽然相关部门辟谣,否认有相关指令,但一些医院选择病人、停止了与一些耗材相关的手术却切实发生。有的患者明明可以做创伤较小的腹腔镜手术,却被医院实施了传统的开腹手术。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风波,既源于医保部门要控制医疗费增速,要压缩耗材在医疗收入中所占的百分比;又是因为一些医院平时给患者治病“大手大脚”惯了,年底医保指标吃紧、控费压力大,只好在治疗上打点折,甚至将非紧急手术推迟到下一年。

  医保费用是有限的,不可能无限度使用,这一点人们都理解。国家卫计委明确,2017年医疗费用平均增速控制在10%以下,增幅不算低。问题是,医保的钱怎么花才更有效率,群众病有所医该如何确保?

  不得不说,以药品、检查、器材养医的格局在许多地方、许多医院仍然存在,使得过度检查、大处方、偏爱用昂贵的医疗器材的情况并非个例,影响了医疗本应有的严谨性与专业判断,加重了医患不信任的矛盾。改变这种状况,让医院与医生回归靠技术吃饭的本位,势在必行。

  2017年4月,北京全面实施医事服务费,提高医护人员的诊疗费,体现医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同时取消医院药品加成,降低CT、核磁等大型设备检查项目价格,希望改变以药品、检查等养医。一些医院对此有微词,质疑医事服务费未必能够“弥补降费”。医院有这种想法并非不可理解,但尊重医生的技术性付出,大方向无可争议。只是,这项工作进行得并不彻底。就北京的一些医院而言,医学检查和医疗耗材仍是盈利大项,还是会有以此“创收”的冲动。其他没实施医事服务费的地方,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在此情况下,医保要“控费”,医院自然会想对策,使一些患者无法获得“该怎么治就怎么治”。

  必须指出,医院与医生应当获得合理收入,但“合理”如何界定,该以怎样的途径获得,是管理者无法回避的问题。对医院和医生的技术与治疗应有科学评估,必要时,应引入第三方评价与争议仲裁机构。平衡医者的付出与回报之间的关系,给社会具有公信力的交代,这是必须做的。有关改革应当进一步深入,总结经验和不足,对措施进行更科学合理的调整,不能搞半吊子。

  另一方面,既然知道某些医疗耗材(如心脏支架、种植假牙等)蕴含暴利,医疗管理部门就该出手整治,或通过谈判议价、集中采购,降低医保压力和患者负担。在此问题上,必须由管理部门出面,患者不可能去和医院以及医药器材供应商讨价还价。这是管理部门的责任,更是维护公共利益的必然要求。只有使医院与医生的收入构成合理有序,有效破解医疗暴利,才能促进医疗与医保的良性循环,缓解群众看病贵的焦虑。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