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别让“试卷雷同”成为公考“新玄学”

2017-12-30 10:18:4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张翼 选稿:王永娟

  今年4月下旬,31岁的刘伶参加了2017年天津市公务员考试,报考市教育系统某机关处室。笔试第三、面试第一,体检合格,刘伶(为保护隐私,化名)就等着到新单位上班了。8月30日,她被市人才考评中心约谈告知,其行政职业能力测验试卷被判定为雷同试卷,成绩取消。她不服:“我没作弊,凭什么取消我的成绩?”从口头抗议到书面申诉,又向市人社局申请了行政复议,她得到的回复始终是:试卷雷同,成绩无效。为了讨个说法,她决定向法院起诉,较真儿到底。在国家公务员局网站“局长信箱”栏目,有湖北、湖南、西藏、辽宁等多个省份考生发布公开信,均对自己被认定“试卷雷同”取消成绩表示不服。(12月29日《中国青年报》)

  科学和玄学,在某些概率问题上,还真是只有一步之遥,所谓“雷同试卷”的认定技术本身,就具有玄之又玄的特性,尽管据说相关检测甄别作业可能动用了4种国际公认的科学方法,并且有强大的实验支撑,以至于曾经在各种验证、核实之下产生过“无一冤枉”的上佳表现,但,作为一种空里来空里去的分析工具,其误差率的存在依然是个无可回避的硬伤。而且这一硬伤一旦落实到具体的无辜考生身上,将是“致命性的”,他们好不容易靠着勤奋和运气,以惊人的成功率通过笔试、进入面试,就等着上岗从公了,却被“雷同试卷”的认定和成绩取消的处理给浇灭了希望,而自己却根本无从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作为被抄袭者无辜受殃,而抄袭者却似乎乐得逍遥,岂非冤哉枉也?

  取消当年考试成绩,但却由于并未发现抄袭等明显违纪行为,因而不会处以五年禁考等处理,“以后还可以再考”,这种稀里糊涂把“上岸”考生硬生生又摁回海里,又似乎给人一颗抓挠不着的肥皂泡的作法,看起来到更像是相关程序自知理亏之下,对认定误差和伤及无辜设定的“找补”程序,然而这一说辞显然经受不住起码的公道检验。

  而且相关考生的权利申诉渠道显然极其窄小,在费时费力数次口头和书面抗议之后,“刘伶”只有通过行政复议程序,才稍稍晓得一点“试卷雷同”到底何所指,知道自己是如何被“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程序合法”地取消了成绩、打回了体制外生活原型。过程中的艰辛和信息上的极大不对称,就像那句考场监控视频“失效了”的回应一样,会让资源调动能力极弱的普通公民感到极度无力,其逻辑张力跟有关部门要公民四处找公权力部门写条子盖章子“证明我是我”一样,完全是某类权力的傲慢懒惰与冰冷无情。

  核心病灶在于,调出监控或调查相关当事人就可以搞得水落石出的事,非要在程序上做空头文章。由国家公务员主管部门指定机构北京语言大学考试安全研究中心作出的“雷同试卷”这一卷面甄别本身,被天津市人才考评中心当成无须怀疑和重新检验的“客观事实”全盘接受,并且在丝毫不考虑其误差率,不调阅相关视频予以验证、不采信相关当事人申诉的情况下,直接抄着国家有关政策文本,就给出影响考生前程的实质性处理了。相关作业依然保持着玄上谈玄、言不及“义”的固有节奏。

  有关行政复议决定书中醒目披露了这一点:在作出考生“刘伶”行测科目考试成绩无效处理的过程中,市人才考评中心声言,其“既不对雷同答卷的成因进行任何推论,也不对申请人具体的行为作出假设”,也就是说为何雷同,不晓得也不深究,谁抄了谁还是碰巧一致,也不作区分,反正因为桌面有一纸“国家公务员主管部门指定机构甄别出的雷同试卷这一客观事实”,就“按规定作出处理”了,如此“迷信科学”、迷信上级,纸上来去,不问真相,把理论层面的“概率雷同”当成涉及违法违规行为的“抄袭雷同”一锅烩,草菅无辜者前途,实在太过粗鄙,而此种情形多次出现在国家和地方公务员招录之中,很难让人不往“被关系户顶替”这方面去想,显然是对公平正义和普通人进入体制内、合法向上流动的热诚最大的伤害。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为了防止公考作弊,升级有关监考手段和惩戒标准,包括把最新安全监控手段都用上,相邻考生答题卡顺序全打乱,哪怕使用刑律来制裁作弊考生,只要能够以客观实际发生的事实为依据看真假,而不是单在事后见物不见人地拿着两张、若干张试卷在电脑上玩“比异同”技术,都在可接受范围内。但不能为了打击隐蔽性较强、考试现场“不易发现”的舞弊行为,就让有关甄别、认定和处理程序变得玄而又玄“不易理解”和高冷超绝不容置疑,不仅是对有关科学方法和科学研究的高级黑,更是对公平正义的“虚无化”,希望司法机关能够尽快对此类案例做出公正而有示范意义的裁决。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