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立法保护英烈的声誉

2017-12-25 16:11:32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日前举行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会议提出了关于提请审议英雄烈士保护法草案的议案。该草案禁止歪曲、丑化、诋毁、否定英烈的事迹和精神,明确规定:“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在公共场合或者利用广播、电视、报刊、图书、互联网等,以侮辱、诽谤或者其他方式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它传递了极为重要的讯息:我国将立法保护英烈的声誉。

  革命先烈以人间伟烈功业为生命标的,追求崇高理想得到全然呈显,忘我地把自己的生命投向天下苍生。尤其是以共产主义理想为终生追求目标的中国共产党人,在内忧外患的年代,为抗击日本帝国主义入侵,为推翻蒋介石的专制统治,抛头颅洒热血,前仆后继,死而后已,“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建立一个自由、民主、富强、繁荣的新中国,这并不光是一个震撼人心的口号,更重要的它是无数共产党人对广大人民群众的庄严承诺。这庄严承诺业已兑现,但大批英烈们却付出了宝贵的生命代价——他们没有分享革命胜利后的喜悦和幸福,却长眠于九泉。在和平建设时期,英烈或与歹徒英勇搏斗,倒在了血泊之中,或为了保护国家财产和人民生命安全,献出了宝贵生命,他们的英名镌刻在共和国史上。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建设年代,英烈们如江姐、刘胡兰、黄继光、董存瑞、雷锋、王杰……都将彪炳千秋,永远被世人所铭记。

  世人以各种方式宣传英烈的不朽功绩,弘扬英烈的伟大精神,激励奋进,再创辉煌。然而,总有那么一些心怀叵测的人或明或暗地向英烈泼脏水、射冷箭,竭尽污蔑、诋毁之能事,诸如:采用卡通变形、夸张的手法,无厘头地调侃、嘲讽英烈;挖掘英烈生前的某些负面性材料,夸大其词,企图从根本上否定英烈的人格;无中生有,编造谎言,将英烈妖魔化;打着对历史负责的幌子,借“质疑”之名,肆意颠覆历史定论,给英烈的功名来了个“釜底抽薪”;任意使用英烈的姓名、肖像,极不严肃地戏说英烈的事迹;等等。对这些可鄙且可耻行径,世人义愤填膺,但因为没有一部英烈保护法,使得他们逍遥法外,而英烈的不朽英名受到了贬损,英烈的历史地位受到了挑战。

  应当肯定,新中国成立以来,英烈纪念设施相继建造,并且得到了有效保护,如矗立于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各地成立的英烈纪念碑、纪念馆、烈士陵园等。通过这种能够“永存”的可视化媒介,把革命先烈的生命意义符号化。那纪念碑上刻下的一行行文字,表明了世人对相关人物和事件的评价与判断。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英烈纪念碑、纪念馆及烈士陵园是一个昭示英烈历史地位和历史价值的符号,也是一个不断唤起和创造记忆的设置。正如本尼迪克特?安德森在《想象的共同体》中所说:“无名战士纪念碑和烈士陵园对构筑近代民族国家的想象空间具有特殊的不可替代的意义”。正因为如此,各地的纪念碑、纪念馆及烈士陵园无一不是“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令人痛心疾首的是,有些地方政府由于疏于管理,既无人保护,又长年失修,使一些烈士陵园被践踏、被毁损的现象屡见不鲜。谓予不信,兹举两例:河北省保定市涞水县的鸡蛋坨烈士陵园,埋着300多名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牺牲的烈士遗骨,与“狼牙山五壮士”齐名的“鸡蛋坨五勇士”也葬在此处,如今,村民种植的庄稼已蚕食陵园墓地,半人多高的荒草掩盖了烈士的墓碑,不拨开荒草,根本看不到坟头,这个烈士陵园几乎成了“乱坟岗”;福州市晋安区烈士陵园更是破败不堪,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碎石断瓦、枯树残叶,铁门被人撬走,围栏全部断裂,纪念碑卧地,一片狼藉。颇有讽刺意义的是,陵园门上一副对联“英名不朽,浩气长存”赫然在目。如此这般,英名早已“速朽”,浩气又何以“长存”?面对这些烈士陵园惨遭践踏、毁损的败象,稍有良知者不禁要问:对革命先烈的敬畏之情尚存否?死者长眠无言,后人竟这般让他们活在自己的记忆与感恩之中么?如此亵渎先烈的英灵,是可忍孰不可忍!

  由此看来,我国制定英烈保护法适逢其时,颇有必要,它是当今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爱国主义精神、崇尚捍卫革命先烈、维护社会公共利益的必要措施。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烈,一个有前途的国家必定崇尚英烈。1986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埃力?维塞尔有句名言:“每位英烈都有自己的名字,每个名字背后都有动人的故事,这些故事构成了历史”。一个正在崛起的民族有责任和义务保护英烈的声誉,记住每一位英烈的名字,不断讲述他们浴血奋战、视死如归的故事,追思由他们用鲜血和生命构成的历史。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