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在“新衙门主义”的背后

2017-12-22 09:04:55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郁婷苈

  最近,武汉市率先向“新衙门作风”宣战,已问责查处1333人。什么“新”作风呢?“不敢负责、执行不力,效率低下,作风不正”!看看这16个字,就知道所谓“新衙门作风”,其实不“新”,正如总书记一针见血指斥的,“看似新表现,实则老问题”——“新衙门作风”,就是新形势下形式主义与官僚主义的回潮尤其是“变异”。

  因为是“变异”、“变相”、“变种”,所以我们说,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反“四风”5年之后,确是有其“新表现”的。比如不作为,不是过去那种一般性的“懒官”了,而是因为严打“四风”,于是“好处”是不敢索取了,小酒也不再“天天醉”了,但是“不拿也不干,不吃也不办”,过去的“管卡压”,变成今天的“推绕拖”。有的地方,“作风”也在变,脸不再难看了,大门也敞开着,但是变成了“脸好看、门好进”,但是“事”更加“难办”,所谓“不贪不沾也不干”,所谓“微笑不服务”,就是脸热心冷的“新变种”。有的地方搞“一门式”,十几路诸侯在一个大厅办公,几十个“窗口”仍然各自为政、推来拖去,图章一个也没有少,皮球一脚也没有省。

  又比如重拳反腐,打虎拍蝇,“笑纳”是不敢了,据说“收手”了,于是“润滑剂”没了,过去插手企业、包揽项目的万丈兴趣没有了,变成了毫无干劲、更无“激情”。有人散布一种“危险论”,再不与企业打交道,尤其是与民营企业非公经济“绝缘”,为了“不湿鞋”,再不“河边走”,据说为了避免瓜田李下,为了防止“说不清楚”,企业有难,袖手不管,老板有求,作壁上观,更何论做好企业的“店小二”,使有些地方的政商关系从过去的“勾肩搭背称兄道弟”跌落形同陌路的“冰冷深渊”,营商环境一落千丈。

  再比如他也知道不能“不作为”,但是有些地方,在问责“不作为”后,出来了“假作为”,他看上去也“撸袖子”,实质上是“假干”。有的同志也是“落实不过夜”,靠什么落实呢?“以会议落实会议”,他“不是在会议中,就是在去开会的路上”,一位县委书记告诉记者,“这一周开了34个会”,你还说我没干劲、不落实?有的地方扶贫就是“填表”,如人民日报近日披露,一个村为了迎检查光打印报表就化了10多万,一个贫困户的身份证号码要填几百次,更不要说一个村书记光在扶贫表上签名,一次就要签2080个呢!你说他不干事,他说光表格就印制了几屋子,还说俺不作为”?

  但是林林总总的“新表现”,实则都是“老问题”——官僚主义,那是两千年专制王权下的一个旧式怪胎,面南而坐的威仪之下,有过多少不担当的“滑吏”,不作为的“推事”?尸位素餐成为官僚制度的常态,绝不出头成了官宦政治的哲学。在过去有的地方曾经恶化过的政治生态和从政环境中,有些官员沉湎于官僚主义的“衙门作风”,擅长于形式主义的官场套路,正如总书记所说,要治理好,决不可能一蹴而就、一劳永逸。

  防止“老问题”的反弹回潮,要掌握一个规律,这就是“老问题”往往以“新表现”往复振荡,“新表现”的背后是“老问题”的实质,这就是总书记讲的“顽固性”。而另一方面,“老问题”在新形势、新常态下的“反复”,是以“隐性”与“变异”的方式表现出来,一种官僚主义遏制了,还会有“新衙门作风”出现,一种形式主义反掉了,仍会有新的征候变种,这也就是总书记讲的“反复性”——在“新衙门主义”的背后,我们要深刻理解总书记“纠正四风不能止步,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的深意!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