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学思践悟十九大】都市里有一群"话剧青年" 真好

2017-11-14 09:36:02

来源:东方网 作者:缪迅 选稿:乔一

  

  话剧,已成为时下深受上海等都市白领青年热爱和追捧的一种艺术形式。据日前沪上多家媒体报道,为吸引和凝聚社区白领青年,经上海徐家汇社区(街道)与上海话剧艺术中心联手,充分利用徐家汇社区所拥有的大量白领阶层的优势基础,共同成立了徐家汇“左右手”话剧研习沙龙,“左右手”话剧研习沙龙汇集起了主流话剧与民间话剧的名家票友,从而为来自不同职业的年轻白领们搭建起了一座欣赏话剧、了解话剧、学习话剧和表演话剧的桥梁。

  

  笔者闻听这一消息颇多感慨,为我们上海这个大都市里有那么一群在工作、生活的重压下依然保持着对美的执着追求,依然保持着青春活力和的“话剧青年”而感慨:这群都市“话剧青年”,白天穿梭在钢筋水泥的写字楼,为生活打拼;夜晚,他们聚在排练厅,嬉笑怒骂地扮演着别人,啃食着精神食粮。“不是科班出身,没学过''斯坦尼'',但我们不是自娱自乐,是真实生活的演绎。”话剧也为这些青年白领打开了社交圈,为实现“舞台梦”而走到一起来的男女“话剧青年”,完全有可能在这里彼此相识,交流情感、增进友情,彼此欣赏,找到知音,乃至收获爱情。

  在中国已经走过整整一百一十年历史的话剧,始终与一代代的青年有着天然的纽带和浓得化不开的情结。青年人爱看话剧,他们看话剧时情不自禁地入戏,感慨话剧竟可以直抵灵魂;看话剧的青年人往往和剧中的角色一起欢笑、一起哭泣,在欣赏话剧中完成自我的精神治疗与心灵抚慰。而时下作为话剧爱好者的都市白领直接走上舞台表演话剧,虽然没有专业演员那样的表演经验与表演才华,但依然能从表演话剧的过程中领悟到话剧的魅力,寻找到思想升华与热情释放的途径。诚如一位话剧表演艺术家所言:“话剧不需要太多程式化的训练,只要有对人生的体验,人人都有发挥的空间,每个角色也都可以在身边找到,话剧甚至被认为是一种治疗,可以通过角色演绎舒解内心的渴望和压力。”

  在我们上海,话剧文化,一直是都市诸种文化形态中颇有分量的一种文化表现形态;上海也一直拥有着一大群热爱话剧也有着相当高的话剧欣赏水准的都市青年和中老年人。多年来,话剧的空间在上海一直是相当宽阔的,话剧的氛围在上海也是很浓厚的。在上海,如笔者这样拥有着“话剧情结”的中老年人其实也不在少数。当年走进上海人艺剧场(今兰心剧院)、长江剧场、安福路的青话小剧场看《魔方》《血总是热的》、《中国梦》《寻找男子汉》《传呼电话》、《勿忘我》《洋麻将》《无事生非》等等由上海人艺、青话等剧团演员表演的中外话剧,已成为我们这一代“话剧中年”和“话剧老年”的集体记忆。

  多少年来,上海市工人文化宫和“东宫”“西宫”等处,也曾为众多来自企事业单位的话剧爱好者提供了欣赏、了解和排练话剧的资源和展现话剧爱爱好者才华的舞台。当年的“市宫”“东宫”“西宫”等处,可是聚集起了一大群话剧爱好者呢,他们先后自编自导和上演了诸多水平并不“业余”的话剧,造就了不少编、导、演的戏剧人才。“业余话剧”,在上海的话剧舞台上可是一直占据着不容小觑的一席之地的。

  据媒体报道,像“左右手”这样的白领剧社,如今在上海中心城区并不少见。但受排练和演出场地等限制,能坚持下来的还不多。所以当下尤其需要包括专业剧团和社区文化中心等有关方面来多加呵护、多加扶持。

  在笔者看来,“话剧青年”们排练话剧和表演话剧,不一定非要在话剧剧院或专门的排练厅里,比如,社区文化中心、酒吧、咖啡馆或大中学校的校园礼堂、乃至乡村的茶馆都可以专辟一个场所来排练或演话剧。在那里演话剧,也照样能赢得新老话剧知音们的喝彩。

  上海向来就是一个移民大城市。外来人口多,文化多元化。上海建设国际文化大都市的包容性,也决定了话剧文化的多姿多彩和话剧市场的大有可为。只要给都市的“话剧青年”一个展示才华、释放激情的平台,只要给都市的“话剧青年”更多的阳光和喝彩声,上海的话剧文化和话剧市场完全能够呈现出专业演出与业余演出百花齐放、姹紫嫣红的新景象。

  在笔者看来,包括专业剧团和社区文化中心等有关方面当下需要做的是,为这一群可爱的都市“话剧青年”主动提供更多的文化服务与必要的指导,主动接纳他们融入文化的主流。让他们在演话剧的过程中,不断地提升作为都市青年精英阶层的文化自觉,不断增强作为都市青年精英阶层的文化自信。让包括都市白领在内的全体上海人的精神文化生活需求和他们的物质生活需求一样,不断获得新的满足,不断提升新的层次,不断提高新的水准。齐心协力地为丰富上海人的精神世界、增强上海人的精神力量,大家齐心协力地来建设和营造我们全体上海人共同的美好精神家园。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