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事件中,为什么大多数人不愿选择宽容?
2017-11-13 16:34:21 来源:东方网 作者:佘宗明 木子 选稿:郁婷苈

  近日,日本留学生江歌之死事件又回到公众视野之中。

  随着公诉期的临近,以及刘鑫和江母时隔近300天后的见面,这个极度沉重又复杂的话题被再次开启。

  凶手由法律制裁,人性谁来制裁。

  面对这一问题,舆论的焦点始终围绕刘鑫——这个在大家眼中缺乏善良、道义、甚至有些翻脸无情的女孩。

  媒体公知大多高举道德的大旗,以此支持网友对刘鑫施加舆论压力,人肉她,最后演变成网络暴力。

  于是,在群情汹涌面前,刘鑫和江歌母亲见面了。但公众不满意,刘鑫在镜头前对江妈妈的道歉,被解读为迫于压力的无奈之举,绝无真心诚意。

  江妈妈也不愿接受刘鑫的道歉、更不愿从悲剧中走出来。网友亦不便替江歌母亲代行宽容,哪怕大多数人认为宽容与和解对无论对谁都是好事,能让江母走出仇恨的深潭——那或许也只是你以为。

  救赎,无论是对于刘鑫还是江妈妈,终究遥远。

  既然“网络暴力”促成了见面,但见面结果对当事人又毫无意义,那对作为“旁观者”网友来说,发起舆论攻击能获得什么?

  谴责刘鑫甚至支持人肉刘鑫的网友,大概认为,对这样无情无义的朋友,不谴责,是自己做人底线的“失守”。网友们认为,无法像呼吁对已悔罪的药家鑫免死那样,呼吁原谅刘鑫,因为她承受的,仅有与其罪责并不相称的舆情代价。就像一些网友说的,“如果我们选择沉默、静静的等待法律对凶手审判,放弃对刘鑫的道德追责,等于默认,人性的卑微胆怯自私战胜了善良。”

  刘鑫是受害者不假,亲历男友挥刃、好友惨死也必然留下心理阴影,说她吃人血馒头过了。但她的怯懦,真不是“范跑跑”那种人性本能式的遁匿——创伤后应激性失语跟冷漠有界限。有人说“假如你是刘鑫你又能怎样”,基于“你如果……”情境代入的拷问,无法编排糅合了伦理、法律、人性和经验复合考量之下的是非。走出阴影走在阳光下,打开方式有很多种,包括“积极面对”和“卑怯苟活”。

  而网友们集体谴责所付出的违法成本并不高,“侵犯他人隐私”在没有造成实质伤害的时候,多数情况下都不会被处罚。因此,许多人愿意为了维护内心秩序,选择加入谴责刘鑫的行列。影视作品中,对宽容的讨论也不止一次。《密阳》里,女主人公,孩子被绑架后撕票,身边一群基督徒劝她饶恕,最后她在凶手说“上帝早就原谅我了”时崩溃了。《今天》里,宋慧乔对撞死未婚夫的少年轻易选择了谅解,最后发现他在继续作恶时,也开始怀疑宽容的意义。宽容是道德观领域的“政治正确”,但很多时候对悲剧当事人并不正确。

  当然,大多数时候宽容是应倡行的普适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