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新经济政策须跨“公平竞争审查”这道栏

2017-11-13 09:16:56

来源:东方网 作者:佘宗明 选稿:乔一

  据报道,由于很多地方的网约车管理细则在车辆、驾驶员、平台公司等准入条件的限制上,涉嫌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违反公平竞争审查制度,有关专业人士为此投诉举报至国家发改委,目前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与反垄断局正在对此进行调查。

  国家发改委针对地方网约车细则是否违反公平竞争审查的调查,无疑慰藉人心,这既呼应了学界业界的现实疑虑,也对接了将公平竞争审查制度落到实处的期许。

  “公与平者,国之基址也”,市场竞争是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也是市场机制高效运行的重要基础。为维护公平的市场竞争秩序,国务院及相关部门在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上印发了两个重磅文件:先是2016年6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在市场体系建设中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意见》(简称“34号文”);再就是今年10月底,多部门联合印发了《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实施细则(暂行)》。

  前者明确了包括“不得设置不合理和歧视性的准入和退出条件”在内的“18不准”原则,还规定政策措施“没有进行公平竞争审查的,不得出台”,标志着我国正式确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后者则要求要形成书面审查结论,对未审查或违反审查标准出台政策措施的要问责,标志着我国公平审查制度进入实质性执行阶段。

  公平竞争审查,自然也适用于新经济政策。在2016年7月国新办召开的“建立和实施公平竞争审查制度有关情况”发布会上,国家发改委就表示,新老业态之争问题实际上是如何鼓励创新问题,我国要加快推广公平竞争审查制度,按照“18不准”具体进行分析评估,“具体哪些政策妨碍了竞争和创新,该纠正的就要纠正”。

  考虑到“34号文”从省到市县的推进时点,与国家、地方层面网约车新规出台的时间相近,地方网约车细则难免被视作公平竞争审查的试纸。地方制定网约车落地细则,也理应先过“公平竞争审查关”。

  遗憾的是,今年6月,在北京大学竞争法研究中心举办的专题研讨会上,包括多名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在内的与会人士指出,全国至少91个城市出台了网约车实施细则,却少有行政机关主动说明是否进行了公平竞争审查。很多地方在人和车方面的人为设限,将交通部赋予网约车业的政策空间收缩,违背了对新经济“包容审慎”的监管原则,也违背了“18不准”。

  在此背景下,国家发改委的调查,是对“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刚性的重申:从去年12月牵头28个部门、单位组成公平竞争审查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到联合印发“实施细则”,强调要查处一批典型的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案件,国家发改委等对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落地监督正不断强化。

  这也顺应了公众对网约车监管更“包容审慎”的预期:从交通部副部长刘小明说的“对于三四线的中小城市……网约车规模上可能会比特大城市、大城市要放得更宽一些”,到泉州、兰州的网约车细则因被国家发改委批评、纠正而放开,再到调查公平竞争审查情况,这对网约车行业乃至新经济发展,显然是利好。

  本质上,国家发改委的“调查”,是履职动作,也是立场显示:地方层面不可违背公平竞争审查制度滥设市场壁垒,更不能以此方式掣肘新经济发展。

  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确立,本就是给市场经济烙上法治经济的印记。对于那些“以计划思维取代市场思维”的不合理政策,它还原了其法治维度的“以人治思维替代法治思维”本质。像部分地方的网约车细则,看起来只是太苛刻,实则压根就不合规,因为违反了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和原则。

  到头来,这损害了市场资源配置效率和公平性,也拉低了技术带给民众的便利感——《法制日报》报道就显示,如今网约车新政实施已满“1周岁”,相比破局之初,现在的点赞声并不强烈,打车难度也比同期增加。这也表明,违背公平竞争审查制度,也是在给市场制造不公,在给民众制造不便。

  政策出台须跨过“公平竞争审查”这道栏,说到底,也是给创新更大空间,给新经济有利的发展环境。所以,期待国家发改委这次调查,能倒逼更多地方严格落实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在网约车细则等新经济政策上,也补上应有公平竞争审查,进而让新经济享受到公平竞争制度保障的红利。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