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用“小金库”美容丑态百出

2017-10-11 13:39:19

来源:东方网 作者:邓子庆 选稿:王永娟

  2013年8月至2015年12月,曾是国内某知名财经大学的“优秀毕业生”柏玲利用担任江苏省高邮市农委现金会计的工作便利,采取伪造银行对账单、从银行提取现金、私自将公款转入个人银行卡中不入账等手段作案57起,累计挪用公款1051万余元,其中800余万元用于美容消费。2016年12月,柏玲因犯贪污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零六个月。(10月10日《检察日报》)

  近些年来,在女性职务犯罪领域中存在一种较为常见的“美容腐败”现象,即一些公职人员违规用公款给自己装“门面”。如北京市卫生局原工会主席白宏就曾贪污公款400多万元频繁出入高档美容会所。高邮市农委会计柏玲一案如出一辙,她最终也因“美容腐败”而坠入深渊。

  很明显,“美容腐败”首先给我们一个反思,即人固有爱美之心,但若爱美无道,很容易走向另一个极端,变得丑陋不堪。进而言之,用公款美容,容颜未必真的美很多,但自身形象必定污秽。当然,公职人员在“美化”自我的过程中,不仅要谨慎、正确地对待手中权力,还要从三观的高度成熟且理性地看待外在美,转而更多地追求事业上的、人格上的内在美——事实上,诸如戴名表、穿名牌、开豪车、斥巨资美容等,即便包装我自的钱来源合法,也有奢靡享乐之嫌。

  值得一提的是,柏玲“美容腐败”一案除了折射出一些人三观不正、贪欲无度的人性之丑外,还反映出一些单位管理疏松、人浮于事。柏玲之所以能在两年多时间内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一千多万元占为己有,一个很大原因就是单位的财务专用章、“一把手”的个人印鉴章、财务科长的个人印鉴章、账户所属的下属单位的公章以及现金支票、转账支票等皆由她一人保管,如此收入和支出的各个重要环节均由她一人把控,出事的风险不高才怪。至于为什么全甩给她,除了新闻中说的“领导对其非常信任”,恐怕还和一些人图简单省事、避免担责有关。

  除此,柏玲“美容腐败”一案还折射出一些地方或单位有令不行、有禁不止之丑态。要知道,她挪用的公款全部来自单位“小金库”。早在2009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就印发了《关于深入开展“小金库”治理工作的意见》的通知;2014年,全国范围内又深入开展了一轮贯彻执行中央八项规定严肃财经纪律和“小金库”专项治理工作,但要不是柏玲“美容腐败”案发,当事单位的“小金库”恐怕还会继续存在。

  用于单位福利发放和其他杂支的“小金库”,为何生命力如此之强呢?按照高邮市农委相关领导的说法,由于近几年反腐倡廉形势严峻,近几年很少动用“小金库”。且不说很少究竟有多少,就算一分钱没用也是大有问题的。毕竟,诸如农业项目实施单位上缴的技术服务费、全省农业先进县奖励资金、农委下属事业单位上交的项目返还款等费用,本该用到正途去发挥更大效益,却因为某种原因被单位截留下来睡大觉。这种很少动用“小金库”却又任凭其继续存在且不断累积的做法,很难让外界不联想到一些人在打暂避风头、他日再用的小算盘。

  总之,柏玲“美容腐败”案看似一个已经不足为奇的个体腐败案件,实则反映出“信任代替监督”、四个意识贯彻不深入、纪律规矩执行不到位等诸多问题。这些问题除了柏玲原单位,还在哪些地方不同程度存在着,当引起深刻警惕和反思。(邓子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