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养狗“以不侵人自由为界”

2017-10-5 09:43:05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郁婷苈

  假日“卧游”,读梁实秋的《雅舍小品》,全书分4 辑,一部分作于上世纪40年代的重庆,一部分写于50年代后的台湾,计有150篇左右的杂文小品,内容都是由日常生活引发的感触感受,如“孩子”、“脸谱”、“老年”、“吃相”、“书房”、“排队”、“包装”、“风水”、“废话”,等等,内中竟有4 篇是谈“狗”的。作者如此热衷说狗,并非像一些文人雅士那样钟情于犬马声色之娱,恰恰相反,而是出自于对“犬厄”的厌恶,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讨厌“狗患”。

  在一篇题为“狗”的文章中,梁实秋说,他的房门外是一间穿堂,为房东一家老小用膳之地,餐桌底下永远卧着一条脑满肠肥的大狗,如果有生人走过,狗以为要和它争食,便声色俱历的猛扑过来。因此,他“最感苦脑的乃是房门外的那一只狗”。此文是作者70 多年前在重庆写的,如今城市中养狗者之风更炽,市民受到狗的威胁乃至被狗所伤的事更是多得去了。据报道,青岛市平均每年有近4万人次被猫狗等宠物咬伤抓伤而接种疫苗,平均每天上百人因此跑到医院“疗伤”。哈尔滨疾控中心统计,每天有100人被狗咬伤。扬州市每年被狗咬伤的至少6万多人。北京、上海人口更多,狗也更多,被狗咬伤的事件,更多于这些城市。狗患炽烈,虽然还没有使人谈狗色变,但确让不少人见狗发憷。有些行人在路上遇到狗来,都主动地远远避让,“人道”让位于“狗道”。就是这样,心中还忐忑不安,生怕狗会窜过来。上海有座居民楼的电梯打开后,有只狗猛窜进来大声豪叫,把一位老人吓得缩在电梯角落里哆嗦。狗,成了不少市民生活中的一种威胁。套用梁实秋的话,现在不少人“最苦脑的是在路上遇上狗”。

  狗患,或者说狗害,除了狗咬伤人,还有狗吠扰人。梁实秋说,他在台湾的一个住处,楼上有人养狗,准在黎明的时侯以极不悦耳的短促而连续的声音叫,惊醒上下左右邻人的清睡。他说,熟睡中被惊醒是很难受的。古人形容人民安居乐业的现象之一就是“狗不夜吠”。如今的上海,扰人的“夜吠”声也增多了。我居住的大楼原来是比较安静的,今年初一个租户住进我住的楼层,所豢养的狗每天在在楼道里“放风”一二次,惊扰了其他居民。我们说,在自已家如何养狗,悉听尊便,但不宜任狗在公共过道里奔跑。狗主人倒是接受了这一意见可是,这条狗也是“准在黎明的时侯以极不悦耳的短促而连续的声音叫,惊醒上下左右邻人的清睡。”尽管这使我们很苦脑,但狗是在主人的家里叫的,无法令其改变。有人说美国的涉犬法律有规定,在居民区内,犬吠超过三声,狗主人就要受到相关法律的惩罚。但我国尚无这样的法规。我们在忍受之余,希望曾是同事的房东在租期到期后,能另觅房客。房东同意了,上个月前这家房客搬走了,随之也就没有了狗吠惊梦,让我们平添了生活的幸福指数。

  狗患,还有一种,就是狗粪污人。尽管现在的环卫工人很尽责,主要街道都在不断的清扫,但在一些中小马路上不时仍可见犬污斑斑。梁实秋鉴于狗喜欢倚物翘腿便溺留下印记,他写道:“电线杆子本来天生的宜于贴标语,狗当然不肯放过在这上面做标识的机会。”他说,他听犬人狗监一类人士说过,早晨放狗,目的之一便是让它在自家门外排泄。应当说,随着市民公民意识与法制意识的增强,现在已有不少溜狗者随身带着铲子或便纸,注意随时清理狗的便溺,然而,放之任之者仍大有人在。曾见一位老妇人清晨在马路上踩了一脚狗屎,险些滑倒。过路人纷纷指责这样“缺德”的养犬人。

  说了这么多狗患,并不是完全否定养狗。梁实秋说,“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鸡犬之声相闻,是以往农村的典型风光。当时农村人养狗,多为看家护院。现代城市人养狗,则多把狗当宠物,为了赶时髦,或为了排解寂寞,也是一种生活的需要。城市养狗风的兴起,有其存在的必然性。问题是养狗人要正确处理与他人的关系。按梁实秋的看法,“如果狗都关在门内,主人豢之饲之爱之宠之,与人无涉”,可以任意处置;但是,不可施以“新式自由教育”,在出门后进入公共场所,“横冲直撞,为所欲为”,以至“在人腿上吃饭”,形成对别人的一种威胁,一种妨碍。

  这里,实际上是一个如何对待自由的问题。如今人们都要求自由,在城市所以不宜简单地禁止养狗,正是要维护养狗的自由,但是养狗的自由,又不能防碍他人的自由。你自由,我自由,怎样才能避免”自由”打架呢?梁启超有个很好的说法:“自由之公例曰:人人自由,而以不侵人自由为界。”是的,“以不侵人自由为界”,在家中如何养狗,养狗者有着完全的自由,但一旦进入公共场所,就不可任狗随地便溺,随意狂吠,随性嗅人咬人,污染环境,危害他人安全了。这需要加强法制与德治,在完善养犬法规的同时,加强对养犬者的监管与教育。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