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妇跳楼自杀拷问僵化的手术签字制度
2017-9-6 17:24:5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前溪 选稿:王永娟

  陕西榆林产妇跳楼事件发展至此已成为一出罗生门,医院和产妇家属各执一词,让围观群众如坠云里雾里。新闻不停翻转,还需要更多确凿证据来揭示事实,而屡次发生的类似事件也让网友开始学会耐心等待,等待事情水落石出的那一刻。但是,事实未清,却并不影响大家讨论,这一事件所揭示出的一些问题依然是网友争论的焦点,比如手术签字制度。许多网友就质疑:产妇为何无权自己签字剖宫产?

  多年来,抢救危急病患需要家属签字已经习以为常,医院、患者、患者家属各方都遵守着这个规定,但这个貌似合理的制度似乎隐藏了残酷的另一面。我的手术谁作主?一般情况下,家属可以作主,因为需要签字的是家属,可患者却不能为自己的手术签字。在危急时刻,患者本人可以手术签字应该成为“现实”,这样才能够避免悲剧的重演。

  如果产妇能够自己作主选择手术方式,这场悲剧也就不会发生了。

  类似的悲剧已经发生过。2007年11月21日,怀孕9个月的女子李某因呼吸困难在丈夫肖志军的陪同下赴医院检查,医生检查发现孕妇及胎儿均生命垂危。在长达3个小时的僵持过程中,面对众多医生甚至患者及家属的苦苦劝告,肖志军仍然拒绝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竟然在手术同意书上写道:“坚持用药治疗,坚持不做剖腹手术,后果自负。”最终孕妇及体内胎儿不治身亡。在英国,曾有一名13岁女孩子患扁桃腺肿,急需手术治疗,但其父母拒绝同意,结果造成女孩耳聋。

  产妇跳楼自杀,反应了手术签字制度的僵化,但是也有专家指出,是医院僵化地理解了手术签字制度。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教授、著名律师何兵就指出,医院把法律理解错了。“从授权内容看,(马某)并没有放弃本人决定权。正确理解是:家人此时有权签字决定手术,本人也有权决定!家人意见与本人冲突时,以本人为准,本人有最终决定权。尤其须要提醒的是,关于生命和健康和自由的授权,与财产授权不同。财产权可以授权他人处置,并明确放弃本人处置权,但生命和健康和自由,不允许以书面形式放弃本人处置权,以免受托人故意、滥用或者不当行使处置权,故意或过失,造成对本人的人身伤害。”

  何兵表示我国《侵权责任法》规定的很清楚,家属不同意,产妇本人可以撤销《授权书》,或者自己签字就行,法律上不承认家属的这种所谓逼迫行为。”(央视网 9月6日)

  是哪里出了差错?尽管事实未明,但以医院将“患者家属不同意”作为理由来看,院方确实是以《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作为行为的解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同意,并应当取得其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时,应当取得家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无法取得患者意见又无家属或者关系人在场,或者遇到其他特殊情况时,经治医师应当提出医疗处置方案,在取得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被授权负责人员的批准后实施。显然,患者只有同意权,却无签字权,可能够让医生信任的只有签字。

  按照法律专家的说法,不仅仅是医院,其实就是连大多数的受众都误读了法律。但是,只有法律专家才能搞清楚的法律,是不是本身就存在问题?所以,归根结底,需要修改的应该《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一切都应当以生命为重,当家属由于明显不合理的原因拒绝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而严重危及患者的健康甚至生命时,院方应秉持救死扶伤的根本,有权请示法院对家属的意志予以变更,强令其同意治疗,当然,可以先操作再向法院申请,要不然,等法院同意之后再手术,可能生命早凋谢了。

  悲剧一再发生。《医疗机构管理条例》也亟需修改。应当尽早规定手术及其他特殊治疗的签字同意权归患者本人所有、患者家属代为签字的优先顺序以及紧急情况下患者家属强制同意制度。如此才是保障生命的正确打开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