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惊闻“地球超载日”大大提前

2017-8-3 13:22:50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桑怡

  据世界自然基金会和全球足迹网络近期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人类本年度自然资源额度已用完。这意味着在今年前7个月里,人类排出的碳,比海洋和森林可以在一年里吸收的量还要多”。虽然离今年结束还有近5个月,但“地球超载日”已在今天到来,这一日期比30年前提前了139天。(见《新民晚报》2017.8.2)

  “地球超载日”的大大提前,委实是一则令人惊诧且欷歔的消息!它告诉世人:作为人类目前唯一可栖居的生存空间,地球已经很累很累了!

  以蒸汽机发明为标志的工业社会前后,地球经历了“两重天”:之前,人类还普遍处于农耕时代,城邦的规模和数量还是相当有限,“靠天吃饭”,自然资源的利用率极低,地球显得颇为“潇洒”;工业社会形成之后,城市发展以惊人的速度在全球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用恩格斯的话说,人类开始了对自然资源的“掠夺”,迄今,地球屡受重创,已是斑痕累累。自德国博物学家海克尔于1866年提出“生态学”概念以来,生态思维揭示了生态系统的统一性、丰富多样性和开放循环性,它强调整个地球“人社会自然”内在关联与协调发展,既要发展城市(以满足当代人的物质享受),又要平衡生态(以持续发展遗泽后代)。可以说,这些理念业已成为全人类的共识,但认识上的趋同并不意味着行动上的一致,地球还是在不同区域、不同国家、不同族群中受到蹂躏,自然资源不同程度受到挥霍和破坏,现如今“地球超载日”的提前来临完全证实了这一点。

  在地球生存的空间里,中国有着十分明显的特殊性,即:幅员辽阔,人口众多,自然资源丰富。作为一个世界大国,中国对保护地球理应要有一种担当精神,为人类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说实在,国人真正认识保护地球远逊于认识增长资本。1972年6月,联合国召开了第一次人类环境会议,翌年8月,我国才召开第一次全国环境保护会议,“环境保护”一词开始进入中国人的视野。四十多年来,中国的经济发展驶入了快车道,但环境污染却日益加剧,环保法律的“落地”远没有跟上。

  与我国环境群体性事件连年不断、司法渠道解决环境纠纷匮乏的现状截然不同,日本摆脱环境困局的关键一步在于通过诉讼保障公众的环境权益。据日本环境厅《环境白皮书》载:1960年,法院受理的环境污染案阙如,自环境保护法规出台后,1966年便有2万件,4年后至6万件,环境诉讼案的急剧攀升并没有加剧政府与公众的冲突,而是环境的日趋改善,进入本世纪以来,日本这类案件有所回落——环境污染现象明显敛迹。反观我国,司法渠道解决环境纠纷稀缺,并不是公众诉讼权利在法律上没有保障(如《民诉法》修订之后,即便是无直接利益关系的特定组织也可以提起环境公益诉讼),倘一味指责公众的法律意识薄弱似切脉欠准。司法是否独立审判,直接影响着司法的公信力,它也许是公众对环境诉讼“敬而远之”的一个隐形因素。在经济建设过程中一旦产生环境保护方面的问题,“最基本的理性共识”理应是:更多地限制政府权力,同时更多地赋予公众权利,这两点从本质上说是辩证统一的。唯有如此,环境权益才不再是国人的一种奢求,建设“美丽中国”才有一个逻辑前提,也才能真正兑现党的十八大制定的“政治文明、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建设”的总体治理框架。

  世界著名的生态哲学开拓者和奠基者霍尔姆斯*罗尔斯顿在《哲学走向荒野》一书中如此描述了人类和大自然关系的理想境界:“这种拥有不是征服,而是保存;不是武断,而是容让;不是贪欲,而是爱。”倘若包括中国人在内的全人类都能有这般境界,那么,就会减轻地球负担,放缓“地球超载”。全人类须臾不可忘却“世界环境日”的永恒主题——“为了地球上的生命”,其理浅显:地球健康、安全了,地球上的生命才可能“诗一般的宜居”。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