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从“壶哥”到“茶癫”

2017-8-3 09:22:03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桑怡

  一个绰号“壶哥”,一个曰作“茶癫”,据这几天媒体披露,江西省两名官员的落马,竟均与“雅好”成癖有关——峡江县委原书记宋铜,酷爱名贵茶壶,抄家之时,竟查获紫砂壶近300把;新余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周建华,极嗜好茶,东窗事发那天,仅在他的办公室就清点出普洱茶饼393块,其中贵值数万元,最便宜的也近千元。

  一点“雅玩”,区区“喝茶小事”,为什么要擒之落马?因为宋“壶哥”与周“茶癫”的嗜好,竟都成了受贿的“载体”与“名义”——宋铜飞来飞去“淘宝”、拜大师,身边都带了“金主”埋单,商人成为他的“移动刷卡机”,宋书记收受的1600万贿赂中,竟有1200万是老板付的“购壶款”;而周建华喜欢与老板“喝茶”,当场拍板打电话“搞定”所托,所以“茶客盈门”。当然你来“喝茶”,也不能空手而至啊,所以常有“老总”们身揣十万元来喝周主任的“好茶”的......

  其实借“雅玩”而受贿,或曰由老板们为官员的“爱好”而埋单的,绝不仅江西两位,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就是个出名的“玉痴”。倪副省长天天沉溺于玉石,还隔三差五与人“赌玉”。倪副省长可是管着国土资源啊,于是矿业老板要项目、要批文,就飞去新疆买一块350万元的和田籽玉给他;房地产老板要优惠、要用地指标,就买一块16万元的好玉送上,仅一家房产公司就送了130万元的玉石呢!所以倪发科收受的1300万中,竟有1200万是老板送的玉石——他不“收钱”,也没拿一栋豪宅一部豪车,开庭那天,法庭上摆满琳琅满目的“玉照”,连倪副省长自己都说,这比钱“更安全、更无价”。至于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秦玉海,号为“摄影狂”,为拍照“烧”了几千万,“自己却从没花过一分钱”呢!

  诚如斯言,“壶哥”也好,“摄影狂”也罢,这类“爱好”都还算“高雅”,尚且成了受贿的“借道”,那么有些官员之所好,本来俗不可耐,就更是“危险的游戏”了——比如说深圳中院原副院长黄常青酷爱麻将,痴迷方城而不能自拔,甚至在自家阳台搭起麻将房,家中“麻友满座、客如云来,欢声笑语、络绎不绝”,为什么乐此不彼呢?因为黄副院长搓的是“无本麻将”,赢了归他收起,输了有人付钱,难怪黄常青实在上了瘾,直到下在狱中,只要说起麻将,仍然眉飞色舞呢!

  贵州省地矿局原副局长罗其方,在八项规定出来之后数年内,仍然沉溺于牌桌赌局。罗副局长的“爱好”为什么这么“顽强”,因为他打麻将只赢不输,一场下来,少则三四万,多则20万,仅反腐纠风之后两年,罗其方光打麻将就赢了200多万!罗其方不管在哪个市当书记,只与“承揽工程的私营企业主打麻将”,一般人找他,他是不玩的呀,这里面的奥秘,“你懂的”!河南省交通厅原党组书记陈明宪“爱好”打牌,“老板们为拿项目排着队拎着大量现金上酒店陪他打,少的输几万,多的输几十万”,不但不“肉痛”,反而“总算松了一口气”呢!至于福建省宁德市原副检察长高良,在牌桌中就赢了471万;而四川省南充市原副市长邹平,受贿2420万,就是“靠打麻将赢钱”,老板们陪他打牌,哪怕是自摸清一色但也不敢和哦,难怪有的官员,牌瘾这么足,兴趣如此“盎然”,“爱好”这样浓烈啊!

  有的官员居然“爱好”黄金,就笑纳3.5公斤的金条;有的官员据说喜欢烧香,就让老板出100万给他捐“功德”,铭的是儿子的大名——我们不是一般地说官员的“爱好”可以有,但是要远离低级趣味,也不是一般地劝说“雅玩”可不能与不义之贿挂钩牵连,只是恳请人们记住多年前赖昌星的一句名言——“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官员没爱好”。这个奸商,是很懂某些官场的“练门”某些领导的“软肋”的,可惜我们有的官员不懂,结果因为“雅玩”走上了被告席,弄得只好到牢房里去痛哭,从“壶哥”到“茶癫”的教训,是应当汲取的。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