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留一条后路”?

2017-7-26 09:30:0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郁婷苈

  地级市的委办主任,当然只能算个“小官”,但这几天披露的吐鲁番市国资委已落马的原主任崔福泉一纸自白,却使我们解剖了又一只典型的“麻雀”——崔福泉为什么索要和收受巨额贿赂?因为“羡慕那些老板财大气粗,坐着上百万的豪车,花钱如流水一样,心理便开始失衡,自己辛辛苦苦工作几十年,现在有职又有权,为什么还不如老板活得潇洒”,再看看自个儿,“年龄也接近退休,仕途已到尽头,还不如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在“留一条后路”的心理驱使下,崔福泉疯狂敛财,并“带动”吐市国资系统一批官员陷入深阱……

  崔福泉并非个例,“留后路”的心态在某些官员中也不是“奇葩”。有一批落马官员,在位时疯狂敛财,尤其是在履职的“最后年月”愈加变本加厉,为的就是这条“后路”——在失去权力之后,有一笔“财产”,可以用于退下来后的“不时之需”,这就是所谓“59现象”的一个来由。和崔福泉在任时就收受数百万的“股权”不同,有的官员笑纳的是“期权”,退下来后才分红兑现,更有的官员,纳取的不是有形的“股权”而是无形的“期权”,他在任上给老板“帮忙”、办事,不言而喻又心知肚明的是,退下来后再给予“回报”与“照应”,这类“后路”,已经在不少贪腐案中显现,几乎要成为一条“潜规则”。当然还有像周春雨这样的贪官,利用职权大肆进行投资经营活动获取大笔钱财,留下了“亦官亦商”的后路,以及如刘铁男那样的污吏,自己端坐国家机关,儿子“出去”办“企业”,官爸利用强权,大肆向妻儿的“公司”赠送利益,形成所谓的“一家两制”,算是给自己留了一条不归的“后路”。

  其实“留后路”,还不光是一点钱财,更有在权力的授受上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的。有的“领导”,在位时致力于“培养”自己“信得过”的“接班人”,安插和提拔亲信,甚至还有在退下来之前紧急“提拔”一批“自己人”的,他留的是一条“后路”,即“无职”后仍然可以“有权”,没了乌纱,仍然可以组“影子内阁”当“后台老板”,仍然可以“无位号令左右”。至于有的地方,在过去的那种政治生态之下,宗派横行,山头林立,帮派的“老头子”,退下来后仍然是“老爷子”,照样可以主宰一切,照样要“听汇报、发声音”,以至一言“定盘拍板”,这样的“后路”,这样的“垂帘”,“过去”还少见吗?

  还有少数官员,竟然在政治上“留后路”。比如说,在反分裂斗争中,不是有这样的县委书记,明里一套,暗中一套,当“两面派”做“潜伏者”吗?又比如在大是大非面前,不是也有这样的人,不但不敢亮旗亮剑,而且十分“爱惜”自己的“羽毛”和所谓“官声”,甚至争当“开明绅士”以取悦于人吗?更不要说“不为噪音所扰、不为暗流所动、不为困难所惧”了!当然还曾有这样的官员,航船还在破浪前行,甲板上的老鼠却已经开始要逃跑了,他对党的事业国家的前途毫无信心,所以老婆呀、孩子呀、财产呀,甚至包括他自己的“身份”,都已经“弄出去”啦,他是要“留一条后路”,更何论为党的事业舍身忘我,义无反顾,与人民同甘共苦、同舟共济呢?尤其是在当前形势之下,尤其是在“核心意识”与“看齐意识”这两大试金石前,有没有这样的双面“贰臣”,仍然要“留一条后路”,以至于抱着“不绝对的忠诚”甚至“绝对的不忠诚”,私怀二心,打暗中的小九九,阳奉阴违,耍一己的“小滑头”呢?这是可以拭目以待的哦。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