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冒充高干亲属也使骗子受骗

2017-7-13 09:47:32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桑怡

  据新华社7月10日报道,日前,公安机关破获一起冒充“中央领导亲戚、军队首长”进行诈骗的案件,犯罪嫌疑人赵立新、葛长忠合伙骗取北京盘古氏公司实际控制人、潜逃海外的犯罪嫌疑人郭文贵的“好处费”,涉案金额2000万元。

  冒充高干亲属乃至领导干部本人进行诈骗,此类事件续有发生,早已“不新鲜”了。北京市一中院的一次调查显示,该院在一段时间内审理的200多起诈骗案中,有近40%的案件系犯罪分子冒充机关领导干部或高级领导干部家属进行诈骗。打开电脑在百度上查看,这方面信息可谓连篇累牍,一页接着一页。不过,以往被诈骗的对象多为机关单位或官员百姓,受害者为“好人”;而这次被骗的郭文贵,本身就是一个逃犯,涉嫌骗税、骗贷等多宗诈骗犯罪,骗子被骗,就使得这一诈骗案有了它的“新鲜”了。

  郭文贵靠诈骗发家,是个诈骗老手,其重要手段就是俘获官员,围猎权力,或拉官员下水,狼狈为奸,或借高官的名义,狐假虎威。这次所以肯拿出2000 万元给赵立新与葛长忠,就是看中他俩是“中央领导亲戚、军队首长”,企图通过他们的关系,依靠权力关照,达到摆平官司、逃避制裁、回到国内的目的。没想到这俩人也是冒牌货,他这个老狐狸竟也上了假和尚的当,以至使他感到“出了洋相,丢死人了”。

  这表明,冒充高官亲属或官员,能使骗子的头上罩上最具威力的光环,得以迷惑被骗者乖乖上钩,因而常为行骗者所使用。骗子不但藉此骗钱骗色,更有藉此骗官骗权的,通过骗取到手的权力进一步为非作歹,祸国祸民。山西曾揭露一个被称为“小混混”“二癞子”的人,名叫冯朝辉,因为他声称在北京有一些“高层次的朋友”,“在北京能见得着人,说得上话,办得成事”,因而受到当地眷顾,得以伪造年龄、身份、学历,招工、入党、提干,,一路混一路贪,落马前居然“混”成山西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还有一个叫赵锡永的人,自称“国务院政策研究室司长”、“副部级巡视员”,在云南、湖南一些地方行骗,不少官员信以为真,热情接待,甚至聘其为政府顾问。后来还是国务院研究室下发了通知,才制止并揭露了赵锡永的诈骗行为。

  应当说,冒充官员或官员亲属行骗,这一骗术也渊远流长,古已有之,外也有之。果戈里的《钦差大臣》,写的就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冒充“钦差大臣”的故事。它并非凭空的艺术创作,其情节来自于普希金提供的一个真实事件。在我国。老舍于上世纪50年代写过一个名叫《西望长安》的话剧,内容也是揭露冒充官员的骗子的。骗子名粟晚成,其生活原型叫李万铭,伪造个人档案,揑造高级领导人是他的入党介绍人和历史证明人,窃取了国家机关中的重要职位。这表明,不论中外古今,都早有巴维尔、李万铭这类人物的出现。冒充与高官有亲密关系,是骗子特别是政治骗子常用的一种技俩。

  骗子借有高层撑腰往往得以行骗成功,反映了“唯上”意识的严重。下级官员只要听说是上面来的或有上面支持,往往就不辨真假,笑脸相迎,这就给了骗子以可乘之机《西望长安》中的粟晚成,所以能在多个行政机构中骗得那么得心应手,就是钻了官员“唯上”的空子,听说是高级领导人所证明的人,就不问真伪,不作查实,诚惶诚恐地奉为上宾了。而“只有名字和性别是真的”的冯朝辉,凭借他“在北京能见得着人”的吹嘘,,在山西官商圈子里竟混成了一个“人们既不敢得罪,甚至还得争相巴结”的红人。

  “唯上”意识是唯权以从,往往不辨事实,不辨是非,成了政治骗子滋生的土壤。改造政治生态,也必须大力破除“唯上”意识。俗话说,“物必自腐而后虫生”。骗子这个“虫”所以“生”出来,虽然有它自身的原因,也是由于政坛有“腐”。要撤底清除这些政治骗子,在大力除“虫”的同时,也要努力治“腐”,治理包括“唯上”在内的一切会导致腐败的意识。

  骗子郭文达所以也受了骗,也由于他不思悔改,企望通过贿赂能有上层的腐败官员庇护他逃避制裁,因而拜倒在声称是“中央领导亲人、军队首长”的假和尚脚下,“出了洋相”。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