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执法的虚弱导致法律的虚设

2017-7-7 09:10:13

来源:东方网 作者:沈栖 选稿:郁婷苈

  据日前《工人日报》报道:10多年前,沈阳市就对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下过禁令,去年7月1日又颁布了《沈阳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但是,随手丢果皮、车窗甩杂物、任意扔烟蒂等现象依然如故,市民多有啧言。

  明明是法律禁止的行为何以屡禁不止?有人归责于国人的素质低下。这也是无须讳言的事实,相比一些文明的国度,如法国、日本、新加坡,那里的卫生、整洁、文明程度委实比我们好,那里的市民讲卫生、讲文明的自觉性也比我们强,但那是自然形成的吗?非也!这些国家在这方面有着严厉的法律制度规定,谁也不能抵触其底线,否则就会受到惩处,有的国家如新加坡惩罚还是挺厉害的,鞭刑就是一个例证。法律自是用来规范和约束人们的行为的,我们同这些文明国度相比,都有这方面的法律制度,咋竟会有如此大的反差?其症结显然在于执法一端。

  沈阳市对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有禁令却收效甚微,给人们提供了一个可资剖析的样本。从《工人日报》报道分析,我们可以发现这个城市在这方面执法所存在着三点瑕疵——

  首先是对法律制度宣传力度不够。10多年的禁令,发过文件,登过纸媒,但缺乏大张旗鼓的宣传,对此竟有相当一部分市民茫然不知。5月10日,《工人日报》记者在沈阳市铁西区小七路早市采访,2个小时内发现了13次乱扔垃圾行为,记者询问之,大多不知有这方面禁令的具体规定。

  其次,法律制度规定的界定似不够清晰,使得市民在守法时存有“模糊地带”。守法的前提是全面而准确地理解法律制度的意涵,任何一项法律制度都必须清晰地告诉人们:有哪些禁止性的规定,法律对象(自然人/法人)应该怎么做,违法者将会受到何种处罚等等。例如沈阳市的相关规定似没有阐明“管理费”与“清洁费”的关系,无怪乎,当《工人日报》记者指出临摊的商贩有乱扔垃圾行为时,商贩惑然地问:“我们都交了管理费了,还不包括清洁费吗?有环卫工人专门扫垃圾”。如此模糊的认识程度,怎能自觉守法?

  更为重要的是,有关部门执法的软弱,“执法不严”直接导致“有法不依”。据了解,对乱扔垃圾等不文明行为,环卫部门监察大队和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有罚款权,然而,这些执法部门似不作为。报道称:沈阳市皇姑区城管局工作人员孙利坦言,他工作了11年,对个人乱扔垃圾没开过一张罚单。有执法人员解释:“不是太大的事,上级部门没有罚款任务,也没有罚款奖励,犯不着跟商户较劲,得罪人。”执法就得钉是钉铆是铆,就得与任何人的任何不合法行为“较劲”。设若不“较劲”,就是放纵违法行为。这种不“较劲”作派,对执法人员而言,是疏于职守,就社会管理而言,便是典型的疏于执法,其结果是乱象丛生,且愈演愈烈。

  毋庸置疑,我国的执法成本远高于那些文明国度。他们自觉遵守的事儿,咱要划黄线;他们划黄线的,咱要设铁栏;他们设铁栏的,咱要派员监管;他们派员监管的,咱要专门成立一个部门。即使如此,还常会不尽如人意。沈阳市乱扔垃圾久治不愈便是一个显例。——它雄辩地证实:执法的虚化将直接导致法律的虚设,虚设的法律是难以治理社会的。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