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中国崛起:亚洲新纪元的曙光

2017-7-5 11:14:20

来源:东方网 作者:肖鹏 选稿:郁婷苈

  在去年七一讲话中,习近平同志正式把文化自信确立为继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之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第四个自信”,文化自信由此成为近一年来最重要的理论热点之一。今年七一将至,我们专访了中共上海市委党校哲学教研部的五位学者,请他们就文化自信问题谈谈自己最新的认识。今天推出肖鹏博士的文章。

  今年7月1日迎来了党的96岁华诞,回顾党的奋斗历程,是一部波澜壮阔、意义重大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是一部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的中国现代化道路快速崛起的历史。20世纪初罗素来华演讲时曾经说:人口众多、历史悠久的中国,无论有怎样的一举一动,本身就天然具有世界历史意义。今天的中国更是如此:当前“一带一路”与“亚投行”等发展进程表明,中国已经逐渐具备西方所称的“思想领导力”,即制定国际经济政策章程的政治能力,在世界舞台上更加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回顾历史,这一历史地位毋宁说是中华民族在世界历史进程中筚路蓝缕、披荆斩棘地开辟出来的,是在西方资本主义中心地区统治和征服下从边缘地位顽强抗争、自强不息地奋斗出来的。中国的“崛起”和“复兴”,开辟了亚洲乃至人类历史新纪元的曙光。

  150多年前,正值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彼时马克思正在为《纽约每日论坛报》撰稿,他写下了一系列关于亚洲远东地区历史命运的政论文章。他说,英国的侵略、在华地区的残暴的殖民活动,无疑是需要痛加谴责的。然而,马克思又深刻地看到,“先进的欧洲”将要征服的是一个“落后的亚洲”,而一个落后的农业民族要想战胜外来侵略、取得民族独立,必须要进入到世界历史进程之中、并开始现代化的历史道路,必须要经受重获新生的阵痛,马克思甚至说,中国的现代化是“整个亚洲新纪元的曙光”。这一洞见无疑是具有历史原则高度的,并且中华民族在随后的历史实践中也自觉地进行一系列的“现代化革命”,从“师夷长技”的经济、科技领域,到“君主立宪”的政治治理领域,最终在“新文化运动”的文化领域达到最为深化和最为高潮的阶段。

  100年前,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建立了,在建立前夕,领袖列宁写下了著名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后人又简称其为《帝国主义论》。列宁在这篇论著之中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先进的欧洲”和“落后的亚洲”的区分,从来就不是绝对的,它是当今历史发展的现实情境,更是整个世界历史发展的特定阶段。综观全部的世界历史可以发现,“先进”与“落后”之分本身就是资本运行的本质属性使然,在这个意义上沃勒斯坦也同样说:“资本主义是世界不平衡发展的产物,……如果没有别人为它充当奴仆,它也许会寸步难移。”但同时,这种差异不是固定不变的,差异会产生出“中心-半边缘-边缘”结构,而“所有的结构全都具有促进和阻碍社会发展的作用”,从而造成中心和边缘的转移。因此,落后的亚洲不可能“完全”从属于先进的欧洲,只能是“暂时地”和“部分地”从属,欧洲与亚洲之间的世界历史进程本身就是一种辩证的关系,列宁《帝国主义论》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在欧洲文明膨胀到极致阶段之际,向世人道出“落后的欧洲”和“先进的亚洲”的高远判断。

  将近70年前,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即将迎来胜利、新中国即将建国之际,毛泽东说出了中国历史道路与历史实践的伟大使命及其世界历史意义:“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感觉,就是我们的工作将写在人类的历史上,它将表明:占人类总数四分之一的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我们的民族将从此列入爱好和平自由的世界各民族的大家庭,以勇敢而勤劳的姿态工作着,创造自己的文明和幸福,同时也促进世界的和平和自由。”同时,毛泽东同样深刻地看到,中国道路需要拿出自己的“中国方案”,不能简单地“以古为纲”、“以西为纲”,乃至“以俄为纲”,这是由中华民族肩负的特定的历史使命决定的,并且也同样是由亚洲与欧洲之间的历史地位关系决定的:正是由于中国和亚洲只是“暂时地”和“部分地”从属于欧洲,乃是因为就“暂时”而论,中国旧有的农业社会生产方式逐渐解体,而采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作为资本全球化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绝无“全盘复古”之可能;就“部分”而论,亚洲落后于欧洲注定了它对欧洲文明的吸收方式是批判性的,各民族国家的吸收结果或程度不一,但自身的民族特性使其绝无“全盘西化”之可能。

  去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七一”讲话中深刻指出,中国道路充满着苦难和辉煌、曲折和胜利、付出和收获,是中华民族发展史上不能忘却、不容否定的壮丽篇章,也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继往开来、奋勇前进的现实基础。历史实践证明,中国崛起所缔造的“中国奇迹”、“中国气派”品质,中国崛起所遵循的“和平主义”、“协和万邦”原则,从根本上迥异于现行的以资本霸权逻辑的现代文明主导原则,因而中国道路在其全球化的交往过程中孕育出一种普遍性的新文明类型是可以期待的:它不仅在近代历史上表现为“亚洲新纪元的曙光”,更在未来的发展中预示了“人类新纪元的曙光”。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