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司机问题”?

2017-7-2 10:23:42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郁婷苈

  区区一个“司机问题”,原本引发自黑龙江的一个案中案,该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盖如垠收受巨贿供认不讳,可是其中有一笔小钱,30万,盖副主任说他没有拿过啊!再一查,原来是他的司机马门启独吞了——马门启谎称时任哈尔滨市委书记的盖如垠装修新居要买家具,向大庆的个体户张某索要30万,张老板以为可以结识盖书记,立马送上三包现金,结果全数入了马门启的腰包,盖书记全然不知道呢!于是在盖副主任被判14年的同时,马司机也因诈骗罪被判了三年半,主仆俩双双“进去”啦!

  马门启当然是“骗”了金主也瞒了主子,但“司机”里头,更有“坦荡荡”与“领导”分赃的,比如某公司向颍上县交通局长王玉坤行贿,钱是打到司机孙刚的账户里的,王局长得60万,还有20万是“明确”了给孙司机的,这就不算“诈骗”,只能算主仆“共同受贿”了;又比如已经杀了头了广州白云农工商公司总经理张新华贪贿案,“跟随多年”的司机张桂新帮助张老板收贿兼洗钱,“忠心”耿耿,鞍前马后,当然也得到了不菲的“奖励”。至于河北大名县委书记边飞的专职司机王某,则利用“与县委书记关系密切的便利条件”,收受贿赂50万元,还承诺为委托人谋取利益呢,这一切,当然没有“瞒”着边书记啊......

  “司机”——这里说的当然是“官车”司机啰,据说大多是好的,勤勉于职的,但为什么还会成了一个“问题”呢?说浅一点,不少“司机”,与“领导”形影不离之下,不但成为“身边人”,而且成了马弁与家丁,这些拿着公家俸禄的“专职司机”,其实变成了“公仆”的私佣;说深一些,其中有的私佣,居然也变成了“公仆”。比如说成为“老板”收贿的“通道”,甚至“中间人”。前文所说的颍上县交通局王局长受贿案,就是欲揽工程的私企老板通过王的司机孙刚牵线搭桥,当传话筒,最后帮助他拿到了工程,也一同收了他的“感谢费”。至于有的专车的那个后备箱,则变成了受贿藏贿的“中转站”,多少送礼行贿者盯着这三尺之地啊——已经落马的江西省安远县委书记邝光华,收受私企老板谢祚珍送的现金370万,其中300万,就是谢老板装在“米粉箱”里,分3次搬到邝书记专车的后备箱里,交给了邝的司机......

  在贪官的贪贿案内外,已经有多起“司机”同案被判刑,有的是“助领导洗白赃款”,有的是“帮领导转移千万家产”,更有的是“与领导合演‘二人转’贪贿百万”,那么这样说来,“司机问题”是不是出在“司机”身上呢?我看并非如此——要说“问题”,还是出在“主子”那儿。有的“书记”的司机,为什么“权势”不小,连部局长都要巴结他,“结交”他,甚至“打点”他?更不要说体制外的“老板”啦,那是因为“书记”的权力大啊,所谓“狐假虎威”,毛病还不是出在老虎身上?你看大名县的边书记,不是一句话就把自己的司机提拔为了保密局的局长吗?“红通一号”杨秀珠杨副市长的司机杨胜华,不是摇身变为国企的“杨总”,并涉嫌贪污数千万的国资吗?我也认识一位县委书记,把自己的司机提成了县公安局的交警大队长。“x大”天天穿着警服给他开车呢!至于有的司机,判的是“利用影响力受贿”,那就更是利用了“领导”的权和势啊!所以说,“司机”问题,板子不能就这样打在某些司机屁股上,就像贪官的贪贿,账不能算在他的“贪内助”——官夫人和二奶、小三身上一样。“司机问题”,如果真的存在,也只能是折射了我们以往政治生态中的一个“投影”,只是某些官场腐败中的一个“怪胎”罢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