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医药广告造假有一条黑色利益链

2017-6-29 13:33:16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王永娟

  近日,“神医专家”刘洪滨(“滨”有时写作“斌”)被揭露,成为社会关注的一个热点。资料显示,她“三年变换九个身份”,一会是苗医传人,一会是蒙药传人,一会又成了老院长,从2014年开始,顶着各种光辉头衔,先后在6家卫视的荧屏上谈医论药,推销各种药品。此事被曝光后,很快又有3个像刘洪滨一样的“神医专家”被揭露出来,他们与刘洪斌一样,变换姓名或身份,冒充各种医学专家,标榜自已为医学教授或医学会主任,通过一些省市电视台忽悠观众,推销什么“神药”。有记者就这“四大神医”是“如何炼成的”,特意作了一些采访了解。

  情况表明,“四大神医”尽管本人都是弄虚作假的骗子,但能堂而皇之的登上电视台向观众行骗,却不是单凭他们个人能力所能做到的,他们只是作为一个“棋子”,被一条造假的利益链推上聚光灯下的。这条利益链涵盖药厂、影视制作公司、广告公司乃至电视台。药厂想推销产品,做扩大宣传的虚假广告,出钱由影视公司和广告公司操刀,然后交电视台播放。一家名为红竹盛世传媒公司负责人称,他们“有丰富的策划经验及临场拍摄经验,有大量的专家及主持人资源”。他们拍摄电视台播放的“药片广告”,一般都是10至15分钟。片中所需要出现的观众、患者、主持人,他们都给你负责安排,并帮助挑选电视台。十余年来,他们已经在卫视播放了数千期电视养生栏目,一般拍两个版本,一版软的,一版硬的。软一点的版本就是把绝对的话换成相对的,不能出现治愈之类的话,要用调理改善之类的词语。硬一点的版本就是说一些绝对的话,能治愈康复之类的话。“查得严的时候,你就放软的版本,查得不严的时候,你就放硬的版本,硬的版本说一些绝对的话,卖货的销量就好。”。

  “神医专家”刘洪斌就是他们“专家库”里的一位成员,是凭籍他们的操作才得以出镜进行行骗的。这里再次印证了鲁迅的名言:“骗子有屏风,屠夫有帮手。”骗子没有“屏风”与“帮手”,光靠单干是难于施展身手的。媒体上的虚假广告泛滥,正是由于有媒体提供平台,某些明星代言人的摇旗呐喊,成了假广告商的“帮手”与“屏风”。刘洪斌冒称“神医专家”摇唇鼓舌,自然是个骗子,但她所以能上电视行骗,则是骗子同伙把她抬上去的。她在这条行骗链上只是一个“棋子”,甚至可以说并非最核心的“棋子”,她是由别人牵动安排的。据称,一个“药片儿”假广告全套下来的费用是10万元,专家和主持人的费用单算,专家的费用通常是一次5000元,由演员假扮的专家每次1000元。从经济收入的分配来看,刘洪斌的“专家”报酬,在这一造假链中是不算高的。决定假广告的是其策划者与组织者,刘洪斌这样的“专家”尽管在前台抛头露面,但实际上只是主要骗子的“屏风”与“帮手”。因此,我以为,彻查惩处这类医药假广告事件,要全面惩治,明的、暗的,主角、配角,一个都不放过,方能取得较好成效。

  这里,我想特别提一下电视台。随意播放由社会公司制作的电视养生节目,是有违国家有关规定的。为了多收一些费用,放弃了对节目广告内容的审定把关,使电视台沦为骗子行骗的平台,就如同出版界随意卖书号、卖版面一样,是“为了一碗红豆汤而出卖长子权”,严重损国家媒体公信力,必须迅速纠正。至于内中是否还有权钱交易,电视台有无人员从播放假广告中分一杯羹,也值得一查。权力寻租远不限于行政部门,举凡一切心术不正的拥有公权力的人员,也都会运用它搞权力寻租。前些时候暴露的安徽、辽宁等电视台受贿案表明,文教部门也不是什么“清水衙门”,水浑着呢。反腐败任重而道远,需要全面深入地向前推进。坚决斩断影视部门的黑色交易链,是改变当前虚假广告迭出的的必要条件之一。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