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爱洗澡之祸

2017-6-28 09:01:3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桑怡

  洗澡,上海话叫汏浴,意本是为汏掉身上的污垢、汗水和灰尘。但是,不料有人洗澡却洗出大祸,因洗澡而进了牢房。

  眼下就有一人现身说法。海门市气象局原局长余震东在忏悔录中说:我贪腐的原因是太爱“洗澡”了。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太爱“洗澡”,怎么会有此等的不幸结局?

  气象局被称为一个“清水衙门”,天气预报一般无利可图,刮风下雨,老天爷也不会给气象局局长们发红包。预报不准,还有可能挨百姓的骂。不过,“清水衙门”也有生财之道,看你会不会去寻找。余震东则是一个有心人,善于从“清水衙门”中找出有“特色”的捞钱途径。比如通过垄断造大楼、新建防雷检测业务之类。大楼施工时,余震东结交了一批老板。老板们琢磨:怎样才能和余局长“打成一片”?他们发现:余震东有一大爱好:爱洗澡。于是,老板们投其所好,纷纷邀请余震东一起进浴室做足疗,开始进的是普通浴室,只是捏捏脚而已,后来转向高档浴室,改洗“花澡”。所谓洗“花澡”,其中的花头,自然不止捏脚而已,不说自明。据余震东交代:“我们和这些老板厮混在一起,除一起喝酒一起洗澡,接受色情按摩,甚至一起嫖娼。”老板们余震东在通体舒畅的同时,会恭恭敬敬奉上一点“小意思”,余震东也欣然“笑纳”。

  无独有偶。余震东的老上级南通市的气象局原局长宗周全、原副局长缪勇谋,在“日观天象”之余,也都是“水包皮”的爱好者。“水包皮”的一大妙用是可以醒酒。宗局长爱喝酒,但酒量不大,喝醉后,余震东和司机就会把宗周全请进浴室。缪勇谋也是高档浴室的常客,他们早上“皮包水”,夜里“水包皮”,“水包皮”后还要围着小姐的裙子转。转来转去,宗周全、缪勇谋和余震东一样,舒舒服服地从浴室中走进了监狱。

  “洗澡”不过是一个钱权交易的掩体。双方都清楚,浴室成了不择不扣的“浑堂”,浴室成为拖人下水的温床,浴室成为行贿受贿的暗室。三位气象局长先后落水,为反腐败的斗争提供了新材料。可叹的是,汏浴朋友何其多,落难时刻门庭空。此中滋味,唯有三位气象局长自己知道。

  若问:领导干部可不可以和商人交朋友?当然是可以的,但与商人交往,贵在“亲”和“清”。交往应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要勾肩搭背,切忌有花头。且看全国优秀县委书记廖俊波是怎样和客商打交道的。曾有客商提着礼品海鲜来见廖俊波,廖俊波追到电梯口还给客商,还开玩笑说:“我收了你的东西,再给你办事,那咱们还是朋友吗?不要看轻了我,也不要看轻了你自己呀!”当地一家电商企业经理,受廖俊波之托,买了几本电商书籍送给他,不愿收书钱。廖俊波收下书后,隔天回送了白茶。廖俊波十几年和各种各样的商人打交道,始终保持了一身清白,其要旨是四个字:清廉自守。

  罪不在于进浴室洗澡。难得的是:不同流合污。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