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名人轶事莫以讹传讹

2017-6-27 09:29:13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桑怡

  人们写文章,往往喜欢引述一些名人轶事,一来富有故事性,能吸引读者;二来具有实证性,能生动地展示文章想说的主旨。比如,为了说明高考要“不拘一格降人才”,对一些偏才应高抬贵手,破格录取,有多篇文字都提到上世纪初的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在招生考试中,对一些数学分数极低以至为零分,而国文成绩特别优秀甚至为满分的学生,一一打开了校门,这些“偏才”后来均成了现代文化名人,其中有朱自清、罗家伦、吴晗、钱钟书、臧克家、季羡林、张允和、张充和,等等。

  如果这些“轶事”都是真的,尽管多说“也觉不新鲜”,却仍有其意义在。然而,如果内中有的“轶事”失真,你说我也说,那就是以讹传讹了。比如,说后来任过清华大学和中央大学校长的现代教育家罗家伦,1917年在北京大学的入学考试中,数学虽为零分,但因作文满分,被校长蔡元培和阅卷教师胡适破格录取。实际上,这是源于一本《民国野史大观》的说法。野史,不是正史,其内容可能是捕风捉影,甚或是向壁虚构,真实性是没有经过检验的。罗家伦这件“轶事”,翻检三位当事人的文集,都没有提及。2006年,罗家伦的女儿罗久芳曾就此事专门辟谣,她说:“1917年夏天,二十岁的父亲投考北京大学。我后来曾看到过一篇文章说当时给父亲阅卷的人是胡适,他看到父亲的文章大为赞赏,于是给了他满分。其实当年父亲是在上海报考的,而胡适先生那年刚留学回国,不可能给父亲阅卷。”然而,这则实属“谣言”的“野史”,此后仍被一些人作为实在的“轶事”在引用。

  此非个案。如说“吴晗数学考零分,破格进清华”,也实属谣言。吴晗参加的是从中国公学转入北大、清华的二年级插班入学考试,根本没有考数学。史学的力量在于真实。如果说,我国古代史中的许多名人轶事,已难于稽查核实,大多只能依据流传下来的版本进行评说;而对现当代的名人轶事,由于离我们很近,不但有大量文献材料可以佐证,而且可以向健在的关系人求证,就不宜采取姑妄听之、姑妄言之的态度,特别是要通过文字进行传播时,更应慎重一点,作些必要的核查,以免以讹传讹,为后代留下一些属于谣言的名人轶事。

  实际上,有些误传很热闹的“轶事”,当事人早已作了澄清,只是由于传播者没有认真对待,仍在那里以讹传讹。比如,巴金这一笔名的由来,曾盛传是作者取巴枯宁与克鲁泡特金二人姓名的第一个字组合而成。对此谣传,巴金在1957年9月27日致前苏联作家彼得罗夫的信中特地对自己的名字作了注解:“一九二八年八月我写好《灭亡》要在原稿上署名,我想找两个笔画较少的字。我当时正在翻译克鲁泡特金的《伦理学》,我看到了‘金’字,就在稿本上写下来。在这时候我得到了一个朋友自杀的消息,这个朋友姓巴,我和他在法国Cha-teau-Thierry同住了一个不长的时期。他就是我在《死去的太阳》序文中所说的‘我的一个朋友又在项热投水自杀’的那个中国留学生。我们并不是知己朋友,但是在外国,人多么重视友情。我当时想到他,我就在‘金’字上面加了一个‘巴’字。从此‘巴金’就成了我的名字。”尽管这一解释,止息了不少谣传,但去年仍有人在这样注释“巴金”:“原名李芾甘,青年时因崇拜俄国无政府主义巴枯宁和克鲁泡特金,将二人译名各取一字作为笔名。”这说明,出错容易改错难,传播名人轶事,需要负责慎重,做些必要的核查,以免以讹传讹,让史学少一点虚妄,社会会多一些真实。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