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暮成阶下囚”

2017-6-18 08:01:57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郁婷苈

  “朝为座上宾,暮成阶下囚”,是坊间刻画一众贪官“跌宕人生”的两句话。此言真是不虚,不是有这样的“老虎”,午前还在给什么研究会“揭牌”,下午就押上了“进去”的飞机吗?不是有这样的墨吏,前一个小时还端坐主席台做他的“廉政报告”,不料中间茶歇,就再也没有回来,原来瞬间就“进去”啦,再也回不来啦......

  更具“戏剧性”的,还要数近日中纪委机关报披露北海市水产畜牧兽医局长陈全彪被“带走”的情景——北海市纪委去该局召开警示大会,通报陈局长下属梁某的违纪问题,陈局长出面迎接市纪委工作人员,还连表歉意,“梁某出事,作为一把手我有责任,没带好队伍”云云。谁知陈局长在主席台坐定后,市纪委当即宣布,陈全彪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会场顿时鸦雀无声,陈全彪双眼充满恐惧,脸色发白,全身发抖,被从会场带走”——据陈局长自己说“那一刻太出乎我意料了,顿觉灵魂已不在了,大脑一片空白,万万没想到会有这一幕!一下子打乱了预先的防调查心理准备”。

  “太出乎意料”的,远非陈局长一人,原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正在省委开会,会至半程,纪委人员出现在会场,将其当场带走调查,“老万连走路都不稳了,一直由两人搀扶”;洛阳市委原书记陈雪枫主持完个会议,正在电梯口神采飞扬地与某常委说话,被突然而至的调查组围住后带走,一切都是那样“平静”。

  自然也有不那么“平静”的,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正在主持常委会,省委通知他即去开会,“杨卫泽在办公室抽了15分钟的烟。在省委,杨发现中纪委工作人员后,立刻做出向窗户跑去欲跳楼的举动,不过被摁住了”,而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的被带走,是纪委人员按他家门铃,刘还强作镇静地问“什么事?请在外面接待室等”,当门被撬开后,刘副主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浑身发抖,语无伦次地求饶......

  “朝为座上宾,暮成阶下囚”,说的似乎是“突然”,这“突然”的“震慑极其大,不仅不给贪官以任何喘息时间,更给民众以极大信心”。如陈全彪那样,“突然被查后极其反常的行为,鲜明地反映出他们的心理被动,有利于案件侦破”——但是官内官外,也有人说,“做官”做到这地步,“还有什么意思”呢?

  据说还是“很有意思”的,别看墨吏们落马一瞬,是那样的“突然”那么地不堪,但他们平日里“朝为座上宾”贪贿之时,却是那样地“富有快感”啊!——某市副市长“坐到办公室就是收钱”,他觉得“工作”是多么地“美丽”啊!某地一墨吏贪污300万,天天晚上把存折看一遍,内心充满着“喜悦”;某市一厅官,贪贿千万,均为现金,存于一舍,他每隔两天,就要去那里,对着“钱墙”默默地坐上几个小时,谁说他的心里,不充满着欢喜与快感呢......他们平日里捞钱时的“快感”,当然想不到被“带走”时的“突然”,而他们落马成为“阶下囚”的瞬间,恰恰又是在位时的贪腐所朝暮铺就日积月累的“咎由自取”——也有人说,“暮成阶下囚”的事儿已经太多,“震慑”已经够大,但是贪官们为什么仍然铤而走险呢?看来金钱、房产、股权、女人这些玩意儿,诱惑实在太大了,以至于林林总总的陈全彪们,明知道总会有“被突然带走”的那一刻,但也不愿金盆洗手啊,他们的“灵魂”早已不在,他们的“大脑”也早已“一片空白”了啊——这一切,能怪“突然”吗?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

下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