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一窝鼠”现象

2017-6-16 13:03:01

来源:东方网 作者:吴兴人 选稿:郁婷苈

  荣国府里的大管家王熙凤感叹地说过;“大有大的难处”。但是,王熙凤没有想到的是,穷地方也有穷地方的好处。

  贵州玉屏侗族自治县扶贫办里出了“一窝鼠”,就是一则新闻。

  扶贫办,油水多,该办成了老鼠窝。“一窝鼠”贪腐,各显神通。县扶贫办原主任简光禄把扶贫项目、资金,在他的“带领”下,该办竟有11人一起走上了贪腐路。简光禄是只带头鼠,暗箱操作扶贫资金,从中获“好处费”27.6万元,又将850.8万元纳入小金库,他分得20万元。

  上行下效,有样学样。大鼠带头,小鼠跟上。分管特色产业的扶贫办副主任向辉,帮助企业获取扶贫补助资金,从中获利30万元。副主任罗厚刚和雷飞也分别从小金库中“捞”出5万元,利益均沾;纪检组长吴本松、原副主任田维宽和原纪检组长柏先杰的眼睛有点红,忘记自己的纪检身份,也从小金库中“捞”出7万元;主任捞大钱,科员捞小钱。副主任科员徐东从小金库中“捞”出8万元,意思意思。大鼠吃肉,小鼠喝汤。副股长潘艳华收受企业“好处费”4000元。

  “一窝鼠”隐藏在扶贫办里,好比一窝老鼠跌落在米缸里。真是天假其便,张口就能吃到大米。扶贫办,有个“贫”字,听上去虽然有点不光彩,实惠其实不推板。不要因其贫而看不起,也不要因其微而不足道。有米大家吃,有福当共享。你一口,我一口,不要很长的时间,就把一缸大米吃个精光。

  “一窝鼠”现象,成为时下某些边缘地区腐败的一个新势态。大老鼠,小老鼠,混在一起,一道吃穷,一道穷吃。吃的是老百姓的救命钱,吃得是贫困地区的扶贫款,吃的是纳税人的公积金。他们自以为天高皇帝远,一手可遮天。他们抱成一团,黏在一起,互相利用,沆瀣一气。他们用自己的一副锐利的牙齿,一点一点把扶贫项目资金啃到肚里。

  我们决不要小觑这些“小人物”的能量。一个县的扶贫办主任,充其量不是个科级干部,他的权力有限,但他把大大小小的老鼠串在一起,扶贫资金就成了“不设防地带”,后果就十分可怕。“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扶贫基金这块肥肉,成为一个公共食品,大小老鼠都来分而食之,因有合法手续作掩护,国库钱财的流失更为严重,而且长时期难于发现,危害更为严重。

  一窝蜂吓人,“一窝鼠”更可怕。“一窝鼠”泛滥,其害犹似“虎”。“老虎”离得太远,老鼠近在咫尺。人民群众对身边腐败的感受何等痛切,解决基层贪腐问题又是何等迫切。因为它损害的是贫困地区百姓的直接利益。但是,这一群硕鼠,到头来,捉出来,下场都很不美妙。

  《红楼梦》京中童子作歌曰:“宁国府,荣国府,金银财宝如粪土。吃不穷,穿不穷,算来总是一场空。”我仿京中童子作歌曰:“玉屏县,扶贫办,扶贫资金如肥肉。吃不穷,穿不穷,到头关进铁丝笼。”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