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文学评奖的“含金量”

2017-6-6 14:24:08

来源:东方网 作者:江曾培 选稿:桑怡

  近日由一家企业冠名的文学奖公布了年度获奖名单,该文学奖计设了6 个奖项,其中年度小说奖的奖金高达100万元,创造了国内文学奖金之最,引发关注与议论。

  优秀作家与作品需要鼓励,如同一切优秀的专家与产品需要鼓励一样,设奖是应当的。这些年来,国内的各种文学奖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有官方的,有半官方的,有民间的。通过评奖,将优秀作品凸现出来,给予作家精神上物质上的奖励,确有利于文学创作水平的提升与发展。不过,实现这一作用,关键在于要评出真正的优秀,能树立一种“路标”,引发后继者仿效。如果只着眼于“利诱”,重金确可以刺激一些人为获奖而奋不顾身去写,但不会写出社会所期望的优秀之作。

  因为“血管里流出的是血,水管里流出的是水”,优秀作品的产生,依赖作者的学养修养与品性,并具有“板凳要坐十年冷”的精神,不受金钱诱惑,长时间潜心创作,方可能有所成就。从历史上来看,传世名著都非重赏刺激出来的。曹雪芹的《红楼梦》,一分钱也没有进账,有的只是“举家食粥酒常赊”。司马相如为千金重赏而给被废居冷宫的陈皇后写《长门赋》,虽文采斐然,但因沾满铜臭味而价值不高,历来被认为是“谀世媚时”之作。鲁迅在《准风水谈》的后记中针对”“以为钱可使鬼,就也可以通文”的看法,指出:“使鬼,大概是确的,也许还可以通神,但通文却不成。”这与泰戈尔的看法是一致的:“鸟翼绑上黄金,它还能飞远吗?

  据说,如今我国的文学奖项已超过百种,真正有影响力的大奖并不多。比较受到关注的,是茅盾文学奖,4 年评一次,尽管目前奖金已涨到50 万无,但其影响力,主要来自它的评选比较公正、准确,近三十年来中国最好的长篇小说,《白鹿原》《平凡的世界》等,几乎都被囊括其中。它可能还有应当评上而没有评上的遗珠之憾,却无那种不应当评上却被评上的滥芋充数。与其同列的鲁迅文学奖,也是国家大奖,涵盖从中短篇小说到诗歌报告文学等多种门类,近年来却诞生了多位颇具争议的获奖者,屡遭物议,消失了评奖应有的积极作用。至于一些通过民间评奖评出的作品,由于并不能评出真正的优秀之作,评选活动尽管热热闹闹,但由于缺少公信力,也成了小圈子内的自娱自乐。为了扩大评奖的影响力,不少评奖单位纷纷上调奖金数量,这家企业把奖金提高到100万,想依靠“奖金最高”来吸引公众的注意力,但如此“含金量”并非是文学评选的真正含金量,如果不在提高文学评奖的公正性、准确性上下功夫,那也只是一种花哨而已。

  世界各国都有不少文学奖项,其中最著名的,除了诺贝尔文学奖外,还有个龚古尔文学奖,由19世纪法国作家爱德蒙·德·龚古尔(1822年—1896年)为他早逝的弟弟儒勒·德·龚古尔(1830年—1870年)而设立。龚古尔奖由10位委员负责,每年从当年发表的法语小说中评选出最佳新人作品,虽然奖金不多,只有象征性的50法郎(10欧元,73元人民币),但龚古尔奖由于评选公正精当,显示一种荣誉,其重要性已超过法兰西学士院的小说大奖。一部小说一旦获奖,就被公认为是“当年最佳想象性散文作品”,具有“思想和形式上的新的和大胆的倾向”。作者获得荣誉后,获奖作品因得到公众信任而扩大销售,根据市场统计,龚古尔奖获奖小说在法国平均销量达40万册,作者通过版税也获得物质鼓励。怎样增加文学评奖的含金量,龚古尔文学奖是个好的案例。

  这里关键的一点,是奖项的设立是真正着眼于发展文学,而不是借文学之名谋商业之利。现在一些企业财大气粗,在媒体上做广告一年就会砸掉几千万甚至几亿元,花去几百万元搞一个评奖,借文学的人气名气,会比做广告带来更大的影响力,何乐而不为?正是基于此,如今的商业评奖越来越多。也正是基于这一想法,我对抛出百万奖金的这一文学奖的冠名企业,始终没有写出它的名字,为的是我不想中它的圈套,给它作广告。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