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稿   新闻热线:021-60850333
“华威先生”又在“跑会”?

2017-6-6 09:30:36

来源:东方网 作者:凌河 选稿:桑怡

  这几天的人民日报,发表一则基层来论,事儿起得平平,说来本也寻常——道是某地举办理论宣讲会,当地官员、高校领导与师生千人出席,谁料半小时后,会前仪式动员讲话一结束,“各级领导纷纷离场,只剩下师生们聆听宣讲......”

  说此事“本也寻常”,是说板子还不能就这样打在“各级领导”屁股上——他们是对“理论”不感兴趣吗?并不是;他们是屁股坐不下来吗?恰恰相反,他们有着更多的会要开,所以马不停蹄地要去“跑会”,一个“屁股”要忙着“赶场子”呢!

  说此事“本也寻常”,还是说并非一地一时才有——近日偶遇厅官一枚,说是“又忙起来啦”,忙什么呢?“不是在会议中,就是在赶去会议的路上”!近日又偶遇国企老总一位,也说忙啊,有一合作单位要求解决问题,“你知道的呀,我们白天都在开会,哪有时间办理,只好晚上想办法找人”......这两次“偶遇”,虽然也是起得平平,唯有一点略感“不寻常”的——这可是反“四风”开展了四年的今天啊!

  四年之前反“四风”伊始之时,有两条关于“开会”的新闻,曾经激起不小的波澜——是沿海某省有一个并非“强力部门”的厅,粗略统计一下,一年竟开了1068个会,平均日开三会;二是一位县委书记告诉记者,“这一周开了34个会”,根本没法“扑下身子”抓基层......会议的过多、过长、过滥,已经使各级干部苦不堪言,变身为张天翼先生笔下那个天天“跑会”的“华威先生”,只好“赶场子”,这里点个卯,哪里露一下脸,就像文首那一批令人同情的“各级领导”那样——当然也有叹息,说反“四风”之前,不是曾有一名县长一个晚上陪了5个宴席的奇事吗?“在开会的路上”,总比“在喝酒的途中”要好吧!其实并非如此,“四风”之中,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与享乐主义、奢靡之风,是一样的毒瘤,而一个“官僚主义”,还是“四风”之首,首当其冲要反对的呢!现在不少地方,吃喝风已趋刹住,但文山会海却不见移填,还有反弹的苗头呢——有的同志,以为“撸起袖子”就是开会,以为开会就是“勤政”,就是“担当”,所以一个“开会问题”并没有纳入反“四风”的要目,这其实是对八项规定的片面误解啊。

  会议为什么过多过滥?原因林林总总。比如官僚主义的思维惯性和行为定势,总书记再三批评的“以会议贯彻会议,以文件落实文件”,怎么也改不了,似乎除了“开会”,再也拿不出更好的办法;又比如职责混乱,兼职过多,不是某省一位岳副厅长,同时在38个机构中任职,被称为“最忙厅官”吗?他头上顶着38顶乌纱,哪个机构开会,他都要坐在那里,而这38个机构,均为“协调部门”、临时机构,比如“领导小组”及其“办公室”等。岳副厅长所在那个省一级,仅公示的这类“机构”就有266个之多啊!难怪岳副厅长开会还开不过来,哪有什么时间干实事呢?只好做“华威先生”;再比如衙门作风、推诿扯皮,又“生产”出无穷无尽的“会议”与“协商”,正如全国政协委员许明金所说,“建一幢保障房,供水供电没人管,协调会开了163次,会有人开,饭有人吃,开完会后拍拍屁股走人,问题还是不解决”,这样的事也许“本也寻常”,并不罕见仅有呢......

  其实四年多之前,在反“四风”起始之际,治理“开会问题”是提到过重要日程上的,那时不少“各级”,都制订过少开会、开短会的精简制度,有的地方还规定过发言不得超过多少分钟的“硬指标”,记得当时,中纪委一个重要会议,只开了20分钟,真是别开了新生面,!但不知什么原因,近一两年来,对于文山会海的警惕又松弛下来,有的地方有的层面又恢复“白天都是开会”的“常态”,刚刚从过多过滥的会场中解脱出来的“各级领导”,复又变回了整天“跑会”的“华威先生”——官僚主义与形式主义从不够“重视”到反弹回潮,恐怕是得再敲一下警钟了。

* 以上只是作者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观点

上一篇稿件